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宋朝探花郎 > 第四一二節 大炮一響 黃金萬兩全文閱讀

都知道遼人會有陰謀,所以。

李繼隆再問:“十萬戰斗部隊,三十萬運輸部隊,不動用大宋一兵一卒,你能拿出來嗎?”

劉安回答:“能。”

“加一倍。”

“能。”

“共三倍?”

“能。”

劉安三個能,倒讓李繼隆大吃一驚,劉安能不動宋軍一兵一卒,調動三十萬戰斗部隊,九十萬運輸部隊?

這數據太驚人。

要知道劉安的幽州之戰,實際調動的兵馬宋軍部隊也就是二十五萬戰斗部隊,約八十萬民夫用于運輸。

劉安接著說道:“不動大宋一兵一卒,我能調動的戰斗部隊總數,只要利益足夠,可高達百萬,運輸部隊三百萬。”

李繼隆差一點暈倒,這數據太嚇人。

劉安說道:“西州軍不說,三十萬兵馬他們能拿出來。黨項加六谷,二十萬戰斗部隊不是問題。接下來,高麗人再給我半年時間,我能湊出十五萬戰斗部隊。”

“還差三十五萬。”

“倭人,我能讓倭人全部變成兵,其余的變成民夫。我都沒算中南半島的兵馬,瞿越降軍怎么也能湊出十萬戰斗部隊來。”

李繼隆再問:“錢呢?”

劉安自信滿滿:“大炮一響,黃金萬兩。”

關于這一點,李繼隆連問都沒有問,因為他完全不懂,別說是他,就是精通算學與管著大宋賬房的向敏中都不懂。

劉安唯一虧損的戰爭是幽州之戰。

可若計算上拿回來的燕云十六州中的六個州,加上四分之一的幽州城,以及開宋遼邊市。長期利益是掙了大錢的。

靈州之戰,劉安是發了財的。

占城之戰,劉安是發了財的。

對倭之戰,劉安何止是發財,是發大財。

打仗能越打越富,這事歷史上沒有過,所以李繼隆也不打算在這會聽劉安講這事。

其實這道理很簡單。

戰爭經濟最關鍵的三個點。首先是產生消費,軍隊的消費以及軍人的消費,前提是打勝,敗仗肯定虧損。

然后是工業價值,會推動工業的發展。

拿大宋來說,為了打仗,造車業、鋼鐵業、造船業、紡織業、制鞋業、制藥業等等都在迅猛發展。

最后,就是資源掠奪。

倭銀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汴梁內河造船坊的工匠,連小工的工錢都已經上升到了劉安中探花之前的兩倍,大工三倍,大匠最高漲到了五倍。

再就是鐵匠。

鐵匠現在的身價是越來越高,一個優秀的鐵匠,特別是懂機械學的鐵匠,其月收入完全超過了一個知府的純收入。

劉安站了起來:“將軍,我回家,這事等,等到后天中午。”

“對,后天擺晚宴。你若膽小就在自家擺,反之便帶著食材在耶律隆慶住的地方擺,他不敢殺你,連傷你都不敢。”

“明白。”

劉安起身告辭,李繼隆也沒有送劉安。

劉安依舊是從后門離開,然后從自家回門回家。

次日。

二月二,這一天是傳統的開耕日。

在大宋,這一天也叫開耕節,官員都會放一天假的。

這一天,皇帝祭天。

獻禮。

詔告天下。

免農稅!!!

這個消息保密程度極高,這是寇準的意思。皇帝祭天的詞念完,有七成的官員是懵的。

突然之間就免農稅,官家是瘋了嗎?

可這個時候,誰敢上前去勸,誰敢在祭天的時候說皇帝免農稅錯了。

沒人。

嵩山腳下這一道詔書,比狂風傳播的速度還快,向四面八方開始放射性的傳了出去。

皇帝很興奮。

又開始一套感謝上天的祭天典禮,皇帝這會精神頭十足,他已經打算今天的祭天活動,從日出搞到日落。

至于官員們累不累,不在他的考慮之范圍內。

話說汴梁。

對于祭天,對于免農稅之類的事,劉安一點也不關心。他在等寇準的回信。

免農稅的消息在二月二當天下午就傳回了汴梁。

對于汴梁城的百姓來說,家家張燈結彩,把過年的衣服又一次拿了出來,把上元節的燈也再次拿了出來,汴梁在深夜都是燈火通明的。

而寇準的回信,三更天過后才送到了劉安家里。

寇準的信分了三個信封,一個比一個厚,顯然寇準寫完一封,又認為不夠,又寫一封,還是感覺不夠,再寫一封。

因為封皮上寫有數字,一、二、三。

劉安打開寫有一的信封,里面只有一句話:助梁王殿下分遼于南北。

李繼隆的想法已經很瘋,很嚇人了,寇準的想法更嚇人,寇準平時提到耶律隆慶大多數時候都用遼國二王。就是遼國皇帝的弟弟,排行老二的王。

用梁王是尊稱了。

然后是第二封信,寇準打算給劉安說幾句。

寇準認為,耶律隆慶打算分裂遼國南北,讓遼變成南遼與北遼。

南遼就是完整的漢化體制的國度,北遼就是完整的游牧野蠻體系。

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變化,最大的原因就是劉安的幽州之戰,耶律隆慶敗了,失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敗了之后竟然無力再戰,而且再也組織不起下一次的戰爭。

就算勉強湊夠一次戰場的軍費,耶律隆慶內心也找不到多少勝算。

所以,寇準認為耶律隆慶打算讓遼國改制,可他畢竟不是遼國皇帝,更沒有其母蕭太后的權力,既然沒得選擇,那么耶律隆慶便產生了分裂遼國南北而冶的想法。

第二封信中,寇準詳細的分析了自己對遼國當正內部矛盾與沖突的推測。

劉安看的懂,說的直白一點就是,遼國被漢化的人與游牧野蠻人已經過不到一起了,被漢化的人更喜歡漢式的生活,南遼的人更不愿意自己出錢來供給北遼的大貴族。

這個矛盾是不可調節的。

讀完這兩封信,劉安拿著厚厚的第三封,劉安心說這事都說清楚了,第三封會寫什么呢,而且有這么厚。

帶著好奇心,劉安打開了第三只信封。

信封內裝的信紙中連稿紙都有,大量的涂改,很顯然寇準也在斟酌。

到后面,寇準寫的東西要修改的不是涂掉,而是在文字旁畫了一條線,是否正確讓劉安自己去猜。

這一份是寇準對耶律隆慶性格的分析,以及耶律隆慶性格改變的分析。

全民捕鱼赢话费 湖北福彩30选5奖金 炒股融资杠杆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13255排列5 股票开户l鑫配资 贵州快3走势图500期 内蒙古十一选五五遗漏一定牛 幸运28网站 甘肃快3一定形态走势 秒速牛牛开奖 场外配资是怎样运作的 江苏快三的玩法技巧 五分时时彩怎么看走势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玩法 浙江20选5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