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第十九章盧象升的操守全文閱讀

第十九章盧象升的操守

對于洪承疇等的喋喋不休,云昭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他仔細地看著面前的這個盧象升,腦海中卻浮現出一幅幅慘烈的畫面。

有建奴冒著炮火沖鋒的場面,有天雄軍奮力反擊的場面,有橫尸遍野的場面,當然也有面前這個不怎么強壯,甚至瘦弱的白衣男子與建奴廝殺的場面。

場面悲壯至極……

這就是大明朝的特產悲壯的英雄。

大明朝的英雄總是非常悲壯的!

不論是戚家軍,還是白桿軍,亦或是天雄軍,亦或是戰死在遼東的無數英烈。

悲壯是唯一能夠加在他們身上的形容詞。

盧象升的眼神清澈,如同一汪清水,雖然那只朝天鼻有礙觀瞻,依舊讓這個年僅三十余歲,鬢間已經有星星點點白發的男子顯得豐神俊朗,卓逸不群。

“你的日子不好過吧?”

云昭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問出了這句話。

洪承疇聞言大笑道:“建斗兄,難得有土豪問起你的現狀,好機會啊,萬萬不可錯過。”

盧象升微微一笑,端起手中茶水朝云昭敬一下,然后輕聲道:“炮子,炮藥不足,余者小事耳。”

云昭瞅一眼洪承疇然后道:“西安匠作中囤積了炮子一萬七千枚,炮藥十萬斤。”

洪承疇搖頭道:“那是北鎮總監高起潛的藏貨,沒人能動,也無人敢動。”

盧象升也跟著搖頭道:“取不得,要是私自取了,會導致邊軍將帥不合,某家已經給高監去了書信要求補充炮子,炮藥,相信會有結果。”

洪承疇沒有理會盧象升的話,他覺得屁用沒有,直接問云昭:“你有不得罪高起潛,又能拿到炮子,炮藥的法子?”

云昭微微一笑,并不言語。

洪承疇長嘆一聲道:“昔日的小豬已經長成千斤巨彘,看樣子小小的關中已經鎖不住你的心了。”

云昭笑道:“自保而已。”

盧象升連連擺手道:“萬萬不可胡來,我大明邊疆如今已然是搖搖欲墜,全靠將士們用最后一口氣支撐著,這時候萬萬不可與高監起了沖突。

將帥不和遠比我軍缺少那點炮子,炮藥造成的后果嚴重。”

洪承疇將脊背靠在椅子上,懶懶的道:“既然這頭豬已經說有法子把那批彈藥補充給你,那么,他就一定有他的法子,且不會讓高起潛發怒,更不會讓你與高起潛的沖突加劇。

放心吧,他有辦法,在如今的關中,他說話比我們有用。

對了,豬,你打算用什么法子?”

云昭用大氅蓋住自己光溜溜的腿,坐在桌子邊上,喝了一口熱茶道:“秦王會想辦法的。”

“秦王?”洪承疇跟盧象升驚叫一聲,然后默契的對視了一眼,就不再提那批彈藥的事情了。

宦官天生就跟皇族親近,這是他們本性使然,雖然在閹宦橫行的日子里,那些被皇帝當豬養的親王們見權閹如同見了鬼。

自從皇帝除掉魏忠賢之后,全大明第一波看不起閹宦的人就是這些親王們,畢竟,在太監面前,他們才是主人。

云昭既然說可以動用秦王的力量,雖然不知道他怎么用,洪承疇率先選擇相信云昭,因為自從他們開始打交道至今,云昭從未讓他失望過。

盧象升軍中缺少彈藥,已經到了燃眉之急的時刻,局面也容不得他客套,既然云昭跟洪承疇都覺得此事可行,他也就不多說話了。

很是豪邁的喝干了一杯茶以示謝意。

盧象升來了,云昭覺得在半夜喝寡酒淡茶不是一個好的招待客人的方式。

于是,他就命洪氏老管家速速準備好一桌宴席,他自己穿戴洗漱停當之后才重新出來見客人。

洪承疇看著自家的老奴不辭辛勞的忙里忙外,就搖搖頭道:“在福建老家的時候,這條老狗可沒有這么殷勤。”

云昭抬眼看一眼肅立在洪承疇身后表忠心的老管家,就笑道:“這才幾個月的功夫,人家就給你洪氏賺了紋銀三千兩,這筆錢目前在我的口袋里,他怎么可能不對我殷勤呢?”

盧象升吃了一驚,看看洪承疇。

洪承疇端起酒杯三人碰了一杯酒后就對盧象升道:“我可沒有貪瀆,沒有枉法,更沒有公器私用。

這筆錢就是我家中的這條老狗隨著這頭豬去草原上賺到的,建斗兄,為兄建議,你也應該派一個老奴跟著這頭豬,不出三年,家中定然是另一番氣象。”

盧象升搖頭道:“家中固窮,也不可取意外之財。”

洪承疇笑道:“這可不是什么意外之財,更不是不義之財,取之域外,用之域內,有何不可?”

盧象升舉杯敬了洪承疇跟云昭一杯酒,淡淡的道:“某家中人口簡單,用不了些許錢財,青菜豆腐入口即好,錢財送回去的多了,老母還會懷疑我改了志向,反多騷擾,不好。”

云昭笑道:“但凡是官,來我這里總要取一些好處的,你要是不取,我反而放不開胸懷與你暢談。

來人,把我的槍具拿來。”

云昭吩咐一聲,不大功夫,梁三就捧著云昭的裝備來到了屋子里,放在一張矮幾上就退下了。

云昭指著自己的裝備道:“我是家中獨子,老母不許我上陣殺敵,更不許我深陷險地,這些槍具跟著我難免有明珠蒙塵之撼。

聽聞你這個官與別的官不同,喜歡身先士卒,那就沒別的話好說了,寶劍贈烈士正當其時。”

若是金銀,美人,盧象升自然是半分興趣都不會有嗎,甚至會認為云昭是在羞辱他。

既然是槍具,一下子就讓盧象升的興致高漲起來。

他取出云昭的短銃仔細看了之后驚叫道:“這居然看不到鍛打的痕跡,槍管也平滑如鏡。”

云昭笑道:“這兩柄短銃,原本是兩塊上好的熟鐵,經過匠人百次鍛打之后,又塞上鐵棒放在模具中用千斤錘下猛烈錘擊,然后成型,再經過高手匠人仔細雕琢,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基本上可以做到發千彈而槍管無損,內壁光滑,不沾槍垢,子藥定裝,燧石擊發,裝彈,射擊瞬息可成。”

盧象升沉默半晌,握著手中槍嘆息一聲道:“看來無法大量制造是吧?”

云昭道:“可以大量制造,只要你出得起錢,就成。”

“這樣的一柄槍造價幾何?”

洪承疇見盧象升兩眼發光,就拍拍盧象升的肩膀道:“建斗兄還是莫要問了。”

云昭瞅著盧象升渴望的目光輕聲道:“紋銀兩百兩,且無利潤空間。”

聽云昭說完價格,盧象升眼中希冀的光芒也就消失了,默默地收起云昭的槍,又拿起云昭配備的手榴彈仔細研究起來。

“這東西名曰手雷,顧名思義,是近戰殺敵的利器,一旦炸開,有無數碎片迸裂,以傷敵為主要目的。”

“這東西也價值不菲吧?”

云昭道:“西安府的匠作們開出來的價格是紋銀五兩,還有一種叫做萬人敵的東西,殺敵效能更是驚人,人家開價兩百兩,這些東西都是一次性的殺人武器,也就是說,丟一顆手雷出去,不管有沒有殺死敵人,我們的五兩銀子就沒了。

一場戰斗,丟千百顆手雷是尋常事,沒有足夠多的錢,就沒法子用這東西打仗。”

盧象升抬起頭看著云昭道:“能否先賒欠某家一千枚這種手雷?”

云昭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就是不知你這個官打算什么時候給錢?”

盧象升大笑道:“沒關系,就用演彥兄舊例,某家這就給家中寫信,讓老母派老家人過來,兩個!!”

云昭,洪承疇聞言,呆滯了片刻,然后齊齊的捧腹大笑,以盧象升自己笑的最是慘烈。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