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第八十章云昭的步伐全文閱讀

第八十章云昭的步伐

明月高照,篝火熊熊,蚊蟲飛舞。

高杰早就不害怕蚊蟲了,只是喝酒喝得越發厲害了。

眼瞅著一些蛾子飛進篝火堆,被火苗舔一下,就掉進火堆化為飛灰,高杰沒有半分憐憫之意,只是覺得痛快。

插在火堆外面的羊腿滋滋的冒著油,也沾染了一些灰燼。

高杰并不在意,取過來,用刀子削掉最上面一層熟羊肉,見羊腿上露出血絲來了,就繼續撒上鹽巴,放在火邊烘烤。

火焰帶來的光明,將他的身影照耀的無比巨大,幾乎籠罩了一整座巖壁。

副將云卷坐在他的對面有些憂愁的道:“找不到劫掠對象了。”

高杰不在意的道:“那就去更遠的地方。”

云卷搖頭道:“我們奉命不得離開敕勒川,在這片水草豐美的地方都找不到劫掠的對象,你覺得去遠處就能找到?”

高杰道:“大隊人馬自然是要隨時準備馳援歸化城的,我們可以派出少量騎兵出擊,無論如何也要做到自給自足。

從藍田縣運送物資到這里耗損太大,不值得。”

云卷點點頭算是同意了高杰的意見,回頭看看連綿不絕的篝火堆,聽著遠處軍卒們的嬉鬧之聲,就笑道:“練兵的目的達到了。”

高杰道:“不是練兵的目的達到了,而是騎馬的目的達到了,現在啊,這里的每一個將士拖出來都是個頂個的好騎兵。

出溜爺以前總說我們就是一群騎著馬的步卒,我想,他現在要是見了我們,應該不會再說這句話了。”

云卷還是擔憂的道:“消耗太大了,僅僅是火藥,跟炮子的消耗就讓人咂舌,你說,阿昭考慮到消耗太大這件事了沒有?”

高杰道:“怎么可能不考慮,好的軍卒都是用物資跟敵人的血喂出來的,這一點是一定的,就算是消耗真的很大,我們也只能咬著牙堅持。

好在藍田縣正在不斷地擴大,現在已然占據了半個關中,等寶雞被拿下之后,我們的根基就徹底的完成了。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會有自己的土地,跟百姓了。”

云卷嘆口氣道:“這該死的亂世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高杰拍一把云卷道:“還沒開始呢!”

云卷聞言一下子就跳起來了,想要說話,最終張張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他發現高杰說的一點沒錯,距離亂世結束還早得很呢。

云卷是一個苦孩子,他從小就死了爹娘,帶著弟弟云舒像猴子一樣在秦嶺里找吃的。

他最羨慕的就是別的孩子可以一家人快快活活的在一起,他曾經跟弟弟一起趴人家墻頭偷看過無數次這種場面。

懂事之后,他就想把自己的日子過成那個樣子。

長大了之后才發現,那些人過的快活日子其實也只是苦中作樂,且朝不保夕。

他跟高杰不同,人家就是想要出人頭地,他只想成為一個好農夫。

有一塊地,有一間屋子,有一個不算漂亮卻溫柔賢惠的老婆,每當他從農田里回來的時候,能看見院子里的雞,豬圈里的豬……以及老婆的笑臉跟孩子的嬉鬧。

如果說,他還想多要一些,那就是能透過矮墻看到弟弟也過著同樣的日子。

兄弟兩可以隔著矮墻抽一袋煙,聊兩句閑話……

“鐵馬金戈的日子不適合你!”

高杰把烤好的羊腿給了云卷。

“你們云氏就出來了兩個悖逆的家伙,一個是小昭,一個云楊,就連猛叔他們都不算是悖逆的好漢。

他們最多想要謀一些錢財。

云楊想要的不過是戰場上稱雄。

而小昭不同,他要這個天下!

他是天生的英雄人物,我們這些人都是他棋盤上的棋子,云卷,如果你想退出,那就早早退出,我擔心你退出的晚了,可能就沒法子過你想過的日子。”

云卷搖頭道:“不成,我要幫阿昭。”

高杰搖頭道:“他根本就不用你幫,他早就謀劃好了,玉山書院可以給他源源不斷的供應人才。

我不知道你發現了沒有,我們軍中的老兄弟在不斷地減少,年輕人越來越多,以前出溜爺都需要上陣殺敵,你看看現在的出溜爺,開始當馬倌了。

阿昭弄來了很多蒙古人,也就不再用出溜爺給他訓練騎兵了。

我們這批人腦子不如那些學生們靈活,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我們還有一點武力,以及我們的忠誠。

再過兩年,等玉山書院的那批學生一個個成長起來,我們這些人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所以,我拼命的從猛叔他們手里要來出征草原的機會,就是想利用草原來淬煉一下我,讓我成長的比那些學生們更快,如此,才能在云氏心安理得的待下去。

阿昭走的太快,如果跟不上他的步伐,云卷,我建議你早早退出,去過你想過的日子。”

云卷低頭慢慢的咬著羊腿,等他將羊腿吃的干干凈凈,就抬起頭對高杰道:“我回去問問阿昭。”

高杰笑道:“話雖然這樣說,事情還是要做的,明天,你留守大營,我出去轉轉。

自從來到這里,我還沒有好好地看過這片草原。”

說完話就丟給云卷一具馬鞍子,自己將腦袋枕在另外一具馬鞍之上準備睡覺。

不一會,就有鼾聲傳來。

云卷睡不著,瞪大了眼睛瞅著漫天的繁星,也不知是什么時候沉沉的睡去了。

清晨,云卷被馬蹄聲驚醒,一個黑臉的少年站在他的身邊,他的胳膊上帶著一個紅色的箍子,手上拿著一個毛巾見他醒來,就把濕毛巾遞給他道:“將軍有令,大營指揮權交付副將云卷,末將是今日的值星官周國棟,請將軍口授今日口令。”

云卷用濕毛巾擦了臉,看看眼前的少年,盡管兩人年歲一模一樣,他忽然覺得自己要比這個家伙蒼老得多。

云卷又擦了一把臉,就對這個英氣勃勃的少年道:“今日口令少年!”

周國棟重復了一下云卷的軍令,然后就陰沉著臉去了一座小小的軍帳傳達命令。

云卷極目四望,想要找到已經離開的高杰,卻什么都沒有看見,山谷外邊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地不見牛羊。

聽著軍帳里不斷傳來的號令,云卷俯身掐了一截青草含在嘴里。

草腥味道很重,云卷卻覺得很是清新。

“或許,我本來就該是一個農夫吧。”

說出這句話之后,云卷忽然高興起來,也終于明白了云楊的弟弟云樹為什么會脫離軍隊,留在家里種地了。

高杰說的沒錯,自己在玉山書院念書不成,當初先生說過,他云卷是一個勉強能讀書的料子,這么些年過后,并無太大的長進。

學文不成,練武……跟書院里那些不知道哪來一股子狠勁的家伙們相比,自己依舊不成。

三千大軍的營寨雖然簡陋,卻占地龐大,這是一條難得一見的兩面通透的山谷。

沿著這條山谷可以直接去陰山之南。

想通了心事的云卷也就很自然地進入了自己現在擔任的角色,用了一上午的時間檢查了防務,把所有事情料理清楚之后,就長長的松了一口氣,準備回營帳休息一下。

才走進營帳,就看見錢少少躺在他的床鋪上,連靴子都沒有脫!

“阿卷,阿卷,你要出兵了。”

錢少少說的急促,臉上以及身體都沒有很急促的模樣。

“怎么,你們撐不住了?”

云卷不上當,從小到大,他吃過錢少少無數的虧,那里還會不知道他這是在開玩笑。

錢少少用那雙嫵媚的眼睛看了云卷一下道:“怎么連斗志都沒了?還以為你窩在這里這么久,一聽到作戰就能跳起來。”

云卷搖頭道:“我的本事不足,一切以軍令為主。”

錢少少笑道:“高杰給我說了你的狀況,千萬別聽他的廢話,都是親兄弟,你就算是跑不動了,我們也會拖著你跑。”

云卷搖頭道:“你說破大天去,我也不會給你派人。”

錢少少嘆口氣道:“大同不遠處的土默特部開始向大同府移動了,我以為,黃臺吉再次叩關迫在眉睫。

我覺得我們有大生意可以做!”

云卷淡淡的道:“我們接到的軍令是隔絕陰山南北,順便護衛歸化城的安危……”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