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明天下 > 第八十七章暖人心的無意義建議全文閱讀

第八十七章暖人心的無意義建議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第八十七章暖人心的無意義建議

對于根據地這個名詞,云昭太有感觸了。

根據地對于一個強盜來說,就是家!

只要有一片穩固的根據地,原則上,只要根據地在,強盜就打不死。

即便是第一代強盜在外邊被人打死了,還會有第二代,第三代強盜跟上,如果生殖系統發達,完全可以做到子子孫孫無窮匱也。

項羽就是不明白根據地的重要性,百戰九十九勝,垓下一戰失敗就走投無路,落得一個烏江自刎的下場。

歷史上的很多農民起義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他們不懂得經營根據地。

很多人即便是經營了根據地,也學了朝廷的那一套,建立了統治,唯獨沒有跟百姓建立感情。

建立生死相依的生態圈!

沒有讓百姓對他有永世難忘的感情。

這都是錯誤路線,完全是錯誤的,且錯誤的近乎愚蠢。

云昭現在要做的就是籠絡人心,甚至是要把這里的百姓當做家人一般對待。

修水利工程抗旱頗有成效這件事,已經讓這里的百姓不再抗拒他這個八歲縣令了。

拿出家里的糧食來救災,讓百姓們看到了云昭仁慈,善良的本性,他又拿出家里的借據一把火燒掉,讓這里的百姓完全放棄了對云氏一族最后的一絲警惕。

所以,云昭現在只要等到新糧食豐收就能進一步獲得民心。

一個有魄力,有能力,有手段,又仁慈,又善良的領導者,對百姓來說是老天給予他們的最大的仁慈。

當然,云昭八歲的年齡,讓百姓們對他的將來充滿了期待,八歲就已經成這個樣子了,要是成年了,天爺爺啊,天知道會成為一個什么樣子的人,說不得藍田縣也會受到很大的益處。

水庫,塘堰,水渠加上水車,桔槔,翻車讓藍田縣的百姓人心安定。

現在要做的就是準備春播就好,一個冬天整飭的水利系統,讓藍田縣六成以上的田地成了水田。

剩余的山地,本就是靠天吃飯等收獲的土地,天下大旱,人們也就對那里的產出不報什么希望了。

天氣漸漸變熱的時候,云福回來了,老人家什么都沒說,指著長長的裝糧食的車隊給了云昭一個八千擔的數字,就一頭鉆進屋子,不吃不喝的酣睡了一天一夜,等他再次出現在人們面前的時候,原本花白的頭發,在睡了一覺之后就變得白如霜雪。

翻越秦嶺,進攻金絲峽的過程云福一句話都沒說,戰死的六百多人也被他燒成了骨灰帶回來了。

事情辦得完美,卻讓云昭心里暗暗發寒。

“原本有一萬兩千擔糧食,洪承疇要走了四千擔,不過呢,他把騾馬全部給了我們。”

云福再一次蹲在花園的矮墻上抽煙,聲音里沒了疲憊之意,卻懶洋洋的。

云昭知道這是云福努力之后的結果,就算是自己去也不可能獲得比現在還好的結果。

“這一次洪承疇算是發大財四個賊窩,他掏了三個,最肥的不是瓜背王陳滾,而是一翅飛。

此時的洪承疇算得上是兵精糧足,不日就要去延綏地履新,算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云昭皺眉道:“福伯以為洪承疇這一次可以剿滅延綏地的王自用這些人?”

云福嘆口氣道:“大明軍中還是有敢戰之士的,王自用,高迎祥這些人未必就能撐得住。

以前官軍之所以屢戰屢敗,最大的原因是衛所軍早就糜爛不堪了,這一次來的紅水河參將梁河,他可不是一般人,紅水河所部原為游擊將軍所屬,這些年除過打仗之外沒干過別的。

現在,困擾梁河的糧草被洪承疇以戰養戰的給解決了,他去了延綏,那些拿著木叉的草寇未必就是對手。

少爺,不可高看強盜們的戰力,也不可輕視官軍的戰力,如果官軍在軍餉,軍糧充足的狀況下,強盜一般不是官軍的對手,就算是我云氏也一樣。

鳳凰山一戰,四大寇集七千之眾被人家堵在峽谷里,五百火炮手槍炮齊發,賊寇死一千余人,剩余的六千人跪地投降,不論巨寇如何催軍,賊寇們依舊不敢再動,四大寇率領親衛沖陣,被火炮手弓箭手,打死了數百人,原本只要再沖幾十步就能沖進官軍軍陣,展開肉搏戰,這是賊寇們所擅長的,可惜,就在這個時候,瓜背王陳滾卻膽怯了,第一個轉身逃跑……

接下來的事情就沒有什么說頭了,一場大戰中,領頭的跑了,別人也不是傻子,自然跟著跑,雖然鎮天王劉雄拼死作戰,依舊于事無補,被人家亂刀砍死。

一翅飛韓耀飛想要攀巖逃跑,才爬了不到十丈高就被人家用弩箭給射下來了摔成了肉醬。

圣世王張翰拼死跳上被大雪封住的小路,想要逃遁,卻被積雪困住,又把自己埋在積雪中,想要躲過一劫,最后生生的凍死在積雪中,人被挖出來的時候依舊是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樣。

瓜背王陳滾最是狡詐,選了一個不怕死的親衛喬裝自己,自己裝作一個被裹挾的老賊。

結果還是被洪承疇給找了出來,再有十天,就會在西安城接受千刀萬剮之刑罰。

這就是老奴當初不贊成少爺去當賊寇的原因所在。

當了賊寇可以快活于一時,下場往往非常的慘烈,賊寇這條路就是一條不歸路,不論多么厲害的賊寇,總會遇到更加厲害的人,一物降一物之下,想要一個善終都是奢望。

咱家陰陽兩族,只有少爺一支血脈,只要能活下去,老奴就不贊成少爺去當一個真正的賊寇。”

云昭認真聽了云福的話,在心中忍不住長嘆一聲,老人家的話一點都沒錯,可惜,他對時局的看待依舊太樂觀了。

如果大明朝還有挽救的余地,云昭也不至于走到他的對立面去。

以后的大明朝只會江河日下,一天比一天糟糕,一天比一天衰弱,在這個時代做官,將會被歷史的洪流卷走,最終把握不了自己的命運隨波逐流。

“少爺天生聰慧,現如今當縣令也當得風生水起,我云氏如今在藍田縣堪稱如日中天。

假以時日,以少爺的手段,接管陜西也不是沒有可能,那時候,云氏不但是藍田大族,也將是關中大族。

老奴愿意為少爺大業死而后已。”

云昭靠近云福,一老一少都蹲在花園的矮墻上,云昭不愿意說話,云福也把心里話都說完了,剩下的只有沉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云昭只覺得自己全身都被太陽曬得暖洋洋的,忽然想起住在自家豬圈里的那些婦孺,就忍不住對云福道:“有人住在咱家的豬圈里。”

云福悠悠的道:“老奴也跟豬睡過覺,大雪連天的日子里,抱著一頭豬睡覺,就像抱著一個火盆一般溫暖,那些人倒是會選地方睡覺。”

“我們去看看,我總覺得人跟豬睡在一起不好。”

“沒什么不好的,現在啊,馬上就要春播了,離亂的時候婦孺可能沒人管,一旦日子安定了,人人思定,那些婦孺會有人自發的照顧,放心吧,蔫蘿卜配鹽菜,不會有剩余的。”

雖然福伯說的有趣,該親眼看一看的自然是要看一眼,該不相信的自然不能相信。

當一老一少來到云氏豬圈之后,發現這里果然空無一人,只有幾頭肥豬百無聊賴的哼哼著亂拱墻皮。

云氏的豬圈干凈的令人發指,原本滿地的豬糞被那些人給收拾到豬圈外邊去了,還蓋了黃土漚肥,肥豬胡亂撒尿的地方也被黃土墊的嚴嚴實實,至于茅草棚子底下供豬睡覺的地方則鋪著厚厚的麥草。

“這是一家勤快的人,能把豬圈收拾的可以住人的婦人,誰不想搶著討回家呢?”

聽見福伯由衷的發出了贊嘆之聲,云昭郁悶的道:“要不,咱們再去牛圈看看,說不定還有更勤快的婦人,討回來給您暖腳也不錯!”

云福搖搖頭道:“頭發胡須全白了的人,就不要拖累人家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