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紅樓大貴族 > 第193章 志學之年全文閱讀

回到絳蕓軒正屋之內,見到迎春、湘云、惜春幾個都在屋里,襲人幾個正伺候著茶水,方知道探春剛才是去叫他的。

果然,一回頭,探春也緊隨著他走進來了。

“你們幾個這么晚了過來做什么?”

賈寶玉走到房間內的小書桌之后坐下,將腳伸在下方的考暖熏籠上放著,隨口問道。

湘云頓時作不滿狀:“以前二哥哥可不是這樣的,如今要娶二嫂子了,就不歡迎我們了!”

賈寶玉便看著她,對她勾勾手指頭。

湘云下意識的把腦袋伸過來,不過才到一半,立馬就反應過來,又趕忙縮回去。

果然就看見賈寶玉的手已經捏成鈕扣狀,很明顯是想敲她,躲過一劫的她頓時對賈寶玉怒目相視。

眾姐妹微微一笑,迎春一邊給惜春整理了一下額角的發絲,一邊解釋:“老太太看你之前心情不太好,叫我們一起過來瞧瞧。”

“老太太多慮了,我沒什么不好的。”賈寶玉搖搖頭。

只是他的話眾人都不信,以前賈寶玉從來沒有擺過款,更不可能長輩們還在席上,自己就先借口離席的。

湘云最是心直口快,把小凳子直接搬到賈寶玉的身邊,好奇的問道:“我聽她們說,未來的二嫂嫂品貌好,又有才名,怎么二哥哥還不高興呢,難道二哥哥以前見過她,而且很討厭她?”

“自然是見過的,不過不像你說的那樣,她很好,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

賈寶玉再次搖頭。

探春此時也走過來,聞言道:“那怎么二哥哥還不高興呢?”

湘云便在旁邊接連的點頭,似乎很是想不明白。

賈寶玉哂然一笑,伸手在湘云的小腦袋上拍了拍,笑道:“你們還小,不懂......”

言行之間,完全是把湘云當做小屁孩的樣子,讓周圍的丫鬟們一個個掩嘴偷笑。

湘云頓時惱怒不已,拿下賈寶玉的手咬了一口,然后給他扔回去,不屑道:“哼,我們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因為林姐姐嘛!”

呃,賈寶玉無言反駁。

湘云繼續道:“以前林姐姐在府里的時候,你們兩個的關系就比別人都要好,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想要林姐姐當我們的二嫂嫂,所以皇帝賜婚,你才會不高興!”

湘云一副我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

賈寶玉下意識的就想再敲她一下,在對方立馬豎起來的眉眼注視下,訕訕收手。

“小孩子家不要胡說八道,你林姐姐聽見了,又要收拾你了。”

“切,她又打不過我。”

湘云才不怕黛玉呢,撂下一句話之后,看見賈寶玉的腳放下書桌底下烤火,似乎很愜意的樣子,便把賈寶玉一擠,擴展出半個身位,然后她自個也把小腳從繡花小靴子中拿出來,放在熏籠上。

唔~真的好暖和呢......

賈寶玉本來烤火烤的正暖,突然被人分走一半,自然有點不爽,就想說女孩子家長大了,要矜持一點,這么又擠又搶的成個什么體統之類的話,不過一想可能和之前的話有矛盾,便住了口。

不過,為了懲罰她,賈寶玉隨即就把腳放回來,踩在她的小腳背上。雖然不如熏籠暖和,但是勝在肉肉的,軟軟的。

被人踩著自然很不舒服,湘云頓時抽腳,誰知賈寶玉踩著她的白色小襪,她一個用勁,倒把自己的小腳抽了一半出來。

湘云再年紀小,打鬧不防,也知道光腳是不能行的,臉上一紅,趕忙彎下腰去,把襪子搶出來,給自己穿上。

然后,似乎羞憤難平,又在賈寶玉的腿上掐了一把。

賈寶玉在看到湘云的雪白腳丫曇花一現之時就立馬坐正了身子,誰知道這樣還是挨掐了,心想:當哥哥真難,特別是當一個正人君子一樣的哥哥,更是難上加難。

還是襲人看到兩個人坐在一起都快打起來了,便和香菱兩個去里間分了一個小小的熏籠出來,放在湘云的腳下,這才平息了一場風波。

陪著姐妹們在屋里說了小半個時辰的話,對于探春和迎春的百般套話,賈寶玉都敷衍過去。

朝堂上的局勢這些,沒必要讓賈母等知道,就讓她們認為是自己任性好了。如此,以后黛玉回來,有這樣一個前提,要取得她的原諒,也會容易一些。

畢竟,我也是受害者呀......

自己,真是機謀擅斷,布局深遠,嘿嘿。

......

第二日正好賈政休沐,他很早就起來,在王夫人和趙姨娘等的服侍之下,換上了上等制作的常服,束帶頂冠,好一通打扮之后,又親自檢查了一遍早已準備好的禮物。

他今日,要去太師府拜訪一下。

婚娶是大事,特別是世家大族之間,禮儀講究十分繁復。加上賈家和葉家這次又是太上皇賜婚,那隆重程度自然更不一樣。

榮國府昨晚就議定,定要將此事風光大辦,便是聘禮,也是要準備的最是隆重才是。

只是以前兩家并無太大的往來,很多禮節要求上可能有差異,因此就要先聚攏一下,商議個大家都滿意的流程出來。

賈家是男方,這種事情上自然要主動一些,所以賈政在這一大早就準備去太師府拜訪,不過是打個前站。

賈政很是重視此行。

他一個經年的五六品京官,馬上就要和當朝太師府結成親家,這種心情,不問自知。

再三詢問自己的一干清客相公們他儀態、禮節上是否有不妥,在得到一致的回復之后,這才決定啟程。

不料,賈寶玉這時也過來了。

賈政頷首笑道:“也好,你隨為父一道前去,顯得更加鄭重。”

賈寶玉沒說什么,讓賈政的一干清客回避,然后才問道:“不知老爺準備如何議定親事?”

賈政頓時開懷笑道:“這種事急不得,如今快到年關了,待我們家籌備好聘禮,再到下定,怎么也要開春之后了,再行三媒六聘,擇定良辰吉日,最好是等到明年入秋之后,才好讓你們正式成親呢。”

夏天太熱,冬天太冷,所以結親一般都會選在春秋兩季。

賈政的意思,賈府開春之后,要籌備元春歸省之事,剩下的時間怕是不足以將婚事籌備妥當,所以最好是等到入秋之后,再行金秋之禮!

而且,賈寶玉昨日還表現的對這門親事不滿意,今日就主動問及,顯然是經過一晚已經想通了,他自然很高興。

賈寶玉頓了頓,望著賈政道:“既然橫豎都要等那么久,老爺何不再等一年?”

“哦,這是為何?”賈政不解。

賈寶玉道:“老爺是否忘了,就算到明年,孩兒不過年過十四歲,才不過舞勺之年,尚屬稚子童齡。

咱們家雖不說是仕宦詩禮大家,但也是國公府邸,并非民間升斗小民,以此稚子童齡成親,傳出去,亦會惹人笑話。

都說男兒十五,志學之年,方知立身處世。

不若等我過了十五歲,再與葉家小姐成親,如此,也不過是多等了一年。傳揚出去,旁人也會贊揚我家,知禮講究,而并非是只知蠅營狗茍,急于巴結太師之輩。”

賈寶玉這番話,讓賈政立時陷入深思。

是呀,他之前雖然高興于能夠和太師府結成親家,但是心中也未嘗沒有想過,別人是否會覺得是自家高攀了......

雖是太上皇賜婚,但是道理是堵不住人的嘴的,總有人眼紅心妒,背地里言賈家是撞了大運了。

若是這個時候賈家并不表現的急于和葉家結親,那是不是就能有效的打擊這種言論呢?

畢竟,若追溯起來,賈家開國國公府邸,是配得上葉家的!

關鍵是,誠如賈寶玉所說,這還并非故意矯情,而是有實可依。待我兒到了志學之年,再行結親,也是對葉太師這樣儒學大家的尊重不是?

他相信,只要他這么一說,太師肯定也會欣然答應的。

果然寶玉這些年的學問沒有白做,行事考慮,居然比老夫還要知禮周到。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