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能力有限全文閱讀

如果大巴上的乘客都系著安全帶的話,這次意外所造成的傷害,應該會小很多。

可惜大多數人乘坐大巴,都不會系安全帶。

現實世界沒有如果,人生也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車廂里的乘客全部被甩到一側,很多人在大巴打橫的時候人就已經從座位中飛了出來,側翻的時候根本已經無法控制,就像鐵盒里的玻璃球,甚至被甩飛出了窗外。

在向坤死死用自己的身體支撐出的空間中,小男孩沒有受到碰撞、擠壓的傷害,也沒有被其他人壓住,除了被嚇到了、晃得有點暈以外,身體狀態應該還好。

大巴的移動停止后,向坤沒有強行從兩名乘客的身下撐起來,擔心會傷到他們事實上,在側翻的時候,他是故意挪到那里讓他們壓住的,這也是為了幫他們緩解一些撞擊受到的傷害。

向坤先幫助其中一人挪動了一下,然后慢慢撐起身體,再幫另一名乘客挪開,讓小男孩可以起身。

“我的腿,我的腿好像斷了!!”

“幫幫我,誰來幫幫我!”

“我……我要透不過氣了……”

“救命啊~~~~”

“啊啊啊啊……”

最開始時是各種驚慌、恐懼的慘叫聲,而后就是各種求救和哀嚎聲響起了。

有幾名乘客,大巴剎車打橫的時候,就已經被摔飛出去失去了直覺;坐在側翻一側的乘客,在翻車的時候,不僅受到一面的沖擊,還受到車內其他乘客、行禮墜落的撞擊,以及汽車慣性向車頂的甩動;人和人之間、人和車之間、人和行李之間的碰撞,都造成了大量傷害;破碎的車窗玻璃,四下飛射,同樣是恐怖的“兇器”。

向坤起身后,先確定自己并沒有受到骨折等創傷,便去打開車頂的兩個緊急逃生窗現在大巴的兩個門都已經對著地面了。

他先抱著那名被他護住的小男孩,把他從緊急逃生窗放出去,然后也跟著翻出去,將把他抱到路邊安全區域。

這里還在高速公路上,向坤并不能保證后面開過來的車都能保持注意力,不會發生二次碰撞,不敢讓小男孩離得太近。

那小男孩雖然身上沒有看到有什么傷,但似乎被嚇懵了,瞪大著眼睛,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向坤現在也顧不得和他溝通,翻過路邊隔離帶,把他放到安全區域后,就準備返回,繼續幫其他人。

感覺到衣擺被拉了一下,向坤停步回頭,看到那小男孩似乎終于回過了神,拉著他小聲地說道:“爸爸……”

“啊?”向坤有點懵逼,不過隨即意識到,他是在讓自己幫他找爸爸,之前在大巴上,小男孩是和一個有些瘦小的男人坐在一起的,那估計就是他的爸爸。

“你好好待在這里,不要走動,我回去救你爸爸。”向坤扶著他的肩膀,鄭重說道。

向坤重新翻過護欄,回到高速公路的應急車道內。

剛剛那對向來車沖破中間隔離帶到了這邊的車道后,車身已經解體,慘不忍睹。

受其影響的,不單是向坤他們所乘的那輛大巴,還有好幾輛車被波及,或是被直接撞到,或是為了躲避而發生車禍,至少有八輛車癱瘓在路上。

而應急車道上,也停了后方過來的很多車輛,里面的人也有人下車,一邊打電話報警,一邊想要幫忙。

向坤沒有立刻回到大巴旁,而是快步過去,找兩輛私家車要了他們后備箱里的警示牌,跑了兩百多米放置,給后面的車輛提醒、警示,避免發生二次甚至三次事故。

然后向坤回到大巴旁邊,幫一名乘客從應急窗口出來,讓那些從應急車停車道過來幫忙的人,把他帶到路邊。

向坤重新翻身進了車里,車內的情況十分慘烈,他切換到紅外熱成像視覺模式,快速地建立認知模型,判斷車內乘客的傷情。

有很多人在向他求助,旁邊離得近的、被壓住的人更是伸手想要拉他。

向坤一邊告訴他們已經報警、叫了救護車,馬上會有人來幫他們,讓他們不要急,一邊按著腦中計算出來的方案開始行動。

他先幫那些傷得不是很重,只是被卡在了某些地方動彈不得的人,小心地在不對周邊其他傷者造成二次傷害的情況下,從應急窗離開。

至于那些受創嚴重的傷者,即便他們叫得很凄慘,不斷地求助,向坤也只是用言語安慰,沒有去移動他們。他剛剛已經觀察過,這輛車并不會發生起火爆炸之類的情況,可以等專業的醫務人員來做急救。

向坤也找到了他記憶中那和小男孩坐在一起的瘦小男人,但只是一眼,他就知道,那人已經死亡了。

幫幾名還能行動的乘客離開后,向坤也出了大巴,去幫人抬一輛翻撞在路邊護欄的suv,讓人將里面卡著的女乘客救出。

因為有好幾個人幫著抬車,他出力的時候倒也不用顧忌。

當隱隱地聽到救護車、警車的聲音后,向坤才停下了各處救援、幫忙的行為,背著自己的背包,站到旁邊和那依然還表情有些懵的小男孩在一起。

但是對于他小聲地說著要找爸爸的請求,向坤卻是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在他的認知模型中,找不到一個最合適的、不會影響到這個孩子心理的答案,所以只能沉默以對。

好在小男孩也沒有繼續吵鬧,只是站在向坤的邊上,眼巴巴望著那輛側翻在地的大巴。

交警、急救、消防的人都已經趕到了,在緊急地處理現場,救治傷員,梳理交通。

向坤快速地觀察著那些來救援的人,然后選擇了一名女性醫務人員,走過去把小男孩交給了她,并且告訴她這男孩的家長還在大巴里。

那醫務人員看到他身上有血跡,問道:“你也是那輛大巴的乘客?過來檢查一下,看看哪里受傷了?”

“不用,我沒事,我運氣比較好,沒受傷,這些血都是其他人的。”向坤自然是拒絕。

不過當他要走到邊上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衣擺又被扯住了,那小男孩仰著頭、眼巴巴地看著他,沒有說話,但可以清楚地感覺到眼中的害怕。

醫務人員看了眼向坤,說道:“你在這邊上陪著他吧,我還得去那邊幫忙,估計沒法照看他,等下他家長救出來后,看看聯系他的家里人過來,一會你可以跟他一塊坐我們的車去市區。”

向坤只好和那小男孩蹲在救護車的邊上,他可以感覺到,現在這小男孩對他有著莫名的信任,很可能是因為回想起了之前在車禍發生之時,被他護著的情形。

看到這年紀的孩子,他就想到了劉詩鈴,于是從身上摸出了一枚五角的硬幣,放到了那小男孩的手心里。

“知道這是什么么?”向坤指著小男孩手心上那枚硬幣。

“錢。”小男孩有些不知所措地小聲說道。

“這上面的圖案呢?”

借著旁邊車內的燈光,小男孩看了一會,又小聲說道:“五角星。”

“這個是國徽,警察叔叔、解放軍叔叔的帽子上,都有它。你只要拿著它,就可以想到他們,然后就不會害怕了。”向坤表情認真地說道,然后幫小男孩把硬幣握在手里。

他現在其實特別希望自己能用出“情緒同化”的能力,能讓周圍的傷者、工作人員都不再害怕,平靜下來。

可惜他現在也沒法進入那種情緒中,身上也沒帶著合適的情緒載體。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