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港臺小說 > 重生家中寶 > 第二千零六章 七寸全文閱讀

李紅旗媽媽三昧真火都被氣出來了:“憑我是她婆婆,她朱小四是我們李家的,她的錢,她的人,那都是我們家的她就得聽我的,不讓她給,她就不能給。姑娘嫁人了,輪不到你說三道四,指手畫腳的。讓你知道知道本分。”

李紅旗爸爸捂著腦袋,頭疼死了,這輩子老伴說的最不講理,最胡攪蠻纏的一句話,就是這個了,沒有之一。

這要是讓兒媳婦聽到誤會就不好了呢,來的時候都說了,不能生氣,不能生氣,咱們說說話,意思到了就好。怎么就變成現在這樣,這還斗出來真火了呢。

難怪田大業說讓婆娘距離上崗村出來的婆娘們遠點呢,這可真是有毒呀。

現在他老人家都發愁,等婆娘腦袋清新之后,回想自己這番話,會不會羞愧死呀。

朱鐵柱媳婦那邊聽到這話簡直氣瘋了,什么都可以沒有,就這個不可以沒有:“憑什么,憑什么,她聽你你的,那是我閨女,我親閨女。你個老虎婆,你算是哪根蔥呀。”

李紅旗媽媽淡定下來了,人家心里有底:“你自己說她聽我的,還是聽你的,你有當媽的模樣嗎,告訴你,別惹我,別惹我兒媳婦,不然就不給錢。”

那‘不給錢’三字說的尤其響亮。

這算是抓住朱鐵柱兩口子的七寸了。而且是兒媳婦給她說的中級絕招。光看朱鐵柱媳婦的猙獰表情就知道,尤其的管用呀。好使。

朱小四當時就說了一句:“媽要是心里氣的慌,躲不開他們,就同他們說錢。你就痛快了。”

好吧,原來是這種痛快方法。

朱鐵柱立刻就開口了,對著朱大娘:“你個婆娘,這么不懂事呢,親家兩口子過來一趟多不容易呀,說這些有的沒的做什么。還不做飯去。”

好吧剛才聽著他婆娘罵天罵地的都沒見這人說一聲。這男人可真是插科打諢的一把好手。

聽到這個話題立刻把媳婦給支走了。可見朱鐵柱也不是聾子。這兩口一個好東西沒有。

朱大娘能給李紅旗爸媽做飯吃,那就怪了,不過這時候她得撤,因為這省城的婆娘有一句話說的對,閨女聽誰的她不知道,可真不聽她這個親媽的,敗就敗在這上了,可真是讓人心有不甘。

而且那養老錢,她那是必須得要的,憋兩天的事情嗎,她忍的了。

心里憋著火氣,回頭就得收拾這個丫頭。

李紅旗媽媽取得階段性勝利,不過沒覺得多高興,心里膈應死了朱鐵柱兩口子了,這都什么玩意呀,可真是般配。

可憐他們家兒媳婦,有這么一對父母,心里多苦呀。

朱鐵柱:“親家呀消消氣,婆娘同閨女鬧別扭呢,心里疼孩子的,就是嘴巴硬氣。”

李紅旗媽媽:“可真是頭一次看到這么疼閨女的親媽。親家你讓我長見識呀。”

李紅旗爸爸:“咳咳,這婆娘氣性大,親家呀,今天冒昧了,改日再來拜訪你呀”

這兩人還想著面上維持下呢。李紅旗爸爸那是真的不敢多呆,他得回去給老伴吃點降壓藥。可別氣個好歹的出來。

朱忒住就當沒聽到親家奶奶說的什么話,直接對著李紅旗爸爸說道:“都不是外人,不用客氣,親家要是有時間就過來坐坐。”

李紅旗爸爸多大歲數了,愣是拉著老伴從朱家出來的。老兩口子多少年沒牽手了啊。不拉著不行,怕這婆娘在折騰回去找人家晦氣怎么辦呀。

李紅旗媽媽那邊還鼻子不順氣,哼了好幾聲呢,好不容易她能放開一次,就想好好地同那個朱家婆娘說道說道。就不信了,還跟她掰扯不出去道理了不成。

朱鐵柱媳婦在院子里面也是橫眉冷對的,看李紅旗媽媽就不順眼,以為自己誰呀,來我家充當大尾巴狼。

還拿我閨女給我的養老錢壓我。不過真的壓下來了就是了。

門口,李紅旗爸爸同朱鐵柱告辭,朱鐵柱進院子,就聽朱大娘那邊叫罵上了:“這養老錢她給我就算了,但凡差個半分,你看我鬧騰他們家去。我說黃鼠狼給雞拜年,他怎么跑咱們家來了嗎,她就沒按好心,就看不得姑娘給咱們家錢,誠心過來找茬的。”

大門外面的李紅旗爸媽兩口子聽到了,隔壁田野家院子里面的人同樣都聽到了,李紅旗媽媽心說反正人也丟了,我還真就不怕這個女人了:“讓我在聽到你說我兒媳婦半個不字,你看你能不能拿到我兒媳婦一分錢。”

這是把臉皮給霍去處了呢。

李紅旗爸爸瞎的趕緊把自家媳婦的嘴巴給堵上了,小聲的說道:“你是什么人呀,你怎么同她一般見識呀,不沖別的,咱們得沖著兒媳婦呀。你可真是的。”

丟臉,丟臉,太丟臉了。李紅旗爸爸這輩子都沒讓自己處在這么一個境地上過。

李紅旗媽媽:“為了我兒媳婦我才不怕丟人呢,跟你說,別說丟人現眼的什么的,我要是在聽到她嘴里不三不四的說小四,不光動嘴,我還動手呢,我撕爛了她的嘴巴,別以為我看著文縐縐的就不會這些把式了。”

李紅旗爸爸結結巴巴的:“你真的會。”

李紅旗媽媽:“不會我還不能學嗎,回頭我就去找王大妹子去。就不信了,我還能怕了她。我干了一輩子的工作,就沒遇到困難退縮過。”

李紅旗爸爸把李紅旗媽媽拉到田野家的,說真的李紅旗爸爸已經在考慮回省城的時間了。這地方有毒呀,在呆下去,他都不知道老伴放飛到什么程度。

真的那么剽悍的話,那可真的不好了。

高老太太同高老頭那都是聽到了剛才李紅旗媽媽的豪言壯語的,要知道兩家隔道墻而已,同樣的兩人在外面也就隔道墻而已,剛才老兩口子說很么,里面的都能聽得見的。

何況隔壁朱大娘,聽了李紅旗媽媽的話,雖然沒有再說什么養老錢的事情,可指桑罵槐的就沒有消停過呢。

不過人家朱大娘踩線比較精準,一句都沒有提朱小四的字樣,看來養老錢還是比較重要的。而且指桑罵槐的本事很讓人佩服。

全民捕鱼赢话费 20选5预测推荐 青海快三电脑版 北京赛车计划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果 青海快三跨度走势图中华网 广西快三开奖 股票微信群号大全 北京快中彩和值走势图 七乐彩带蓝线坐标走势图 必赢客pk10计划软件 排列五人工计划 走势图 山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福彩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东风科技股票行情 海南彩票4十1最新开奖 3d开机号和试机号20200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