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港臺小說 > 重生家中寶 > 第二千零七章 傻呀還是傻全文閱讀

李紅旗媽媽剛才還豪情萬丈呢,看到熟悉的高家老兩口子,立刻老臉通紅,恨不得找個旮旯藏起來。

你說剛才那么發飆遇到熟人可真是不好意思的。她這輩子也是頭一次如此激動呀。

李老頭回頭看著自家婆娘,咦,剛才不是挺能耐的還要同人動手呢嗎,怎么立刻就蔫搭了。

高家老太太也沒成想,紅旗媽媽為了小四竟然連顏面禮儀都不顧的了,這還要動手撕人呢,可真算是入鄉隨俗呀。

要說還是人家高老頭詼諧:“咳咳,紅旗媽媽呀,我就說咱們早就該過來這邊走動走動的嗎。我看著你比在省城鮮活多了,咱們都是這么大歲數的人了,要是還憋憋屈屈的有什么意思呀。對不對。”

李紅旗爸爸咽口水:“老哥你就別在這么支持她了,回頭像什么話呀。那可是兒媳婦的親媽。”

高老頭:“母不慈,怨的著別人說嗎,若是早些有人給她提個醒,或許還不至于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呢。咱們家小四,沒做出來什么失禮的地方。就沒有讓她到處糟踐孩子的。親家不給孩子撐腰,誰給孩子撐腰呀。”

跟著人家高老頭又說了:“以往我對小徒弟成親的事情還真沒覺得怎么樣,如今我倒是看出來了,我家小四這對象找的好,尤其是婆婆找的好。”

好嗎,合著李紅旗這個主打都成了配搭了。說的李紅旗媽媽都不好意思了,還是我兒子好最重要。

李紅旗媽媽都被高老頭夸的羞澀了,真的沒人小四師傅說的那么好。

高老太太:“我覺得這話沒錯,就該有人站出來說說這事,省的咱們小四成天被人這么數落。這朱家就是差個明白人。”

李紅旗爸爸:“兩個親家侄子都不錯。可惜同家里都走的不近。不然也不至于如此的。好了,咱們還是別說這個了,總是背地里說人長短不太好。這個婆娘也不用咱們開導,我看著這都學了一身的本事了。”

高老太太:“哈哈,我們老姐兩光聽村里老大姐們講古了,還是老妹子年輕腦子好用,還能活學活用呢。”

跟著說道:“老兄弟呀,你也別太拿這個當回事,村里人有村里人的行事風格,親家之間吵幾句嘴那時在正常沒有的。沒人會笑話誰的。”

李紅旗爸爸心說,那不是還有你們兩口子在呢嗎,你說這是讓人看了多大的笑話呀,顯得他們家多沒素質呀,問題真不是那樣的人家呀。哎,一世英名呀。毀了。

李紅旗媽媽可不是那么想的:“我也是真的看不慣這個人,你說多好的閨女呀,她怎么就能做到那份上呢。”

李紅旗媽媽:“別說我們家小四那么好的孩子,說句不當說的,那是親閨女,就是不好,被所有人厭棄,當媽能厭棄嗎。我早就憋著氣想要罵她一頓了,可惜是個罵不醒的,眼里就只裝著錢,錢能買來閨女呀,還是買來親情呀。”

高老太太那邊聽著就明白了,這就不是一路的人,真不用為了朱家把自己給氣成什么樣:“一樣米養百養人,別生氣了,讓小四知道,該心疼了。”

李紅旗媽媽:“可是不能讓小四知道,那孩子心思重。說不定多想的,老大姐呀,你別笑話我。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就那么大的火。多少年了,真沒人挑起來過我這么大的火氣。”

高老太太:“紅旗媽媽別這么說,別說是你,我知道他們對小四那態度,也想呸他們兩口的。你放心,以后小四生孩子有我這個師傅在呢,還有田野那個嫂子呢,不會讓小四心里不舒坦的。”

李紅旗媽媽臉紅:“老姐姐還是你了解我,這親家怕是個罵不醒的,也是糊涂。不知道哪頭金貴。我呀也不指著她疼我們小四了。”

真心的說,李紅旗媽媽過來這邊,那是想要勸勸親家,同閨女走動起來的,將來兒媳婦懷孕了,身邊有個親媽那多開解孩子呀。

不得不說,見到朱大娘那張刻薄的臉,李紅旗媽媽就知道此行不會太愉快,那就是一張沒法溝通的臉。

別說從進門開始,這人嘴巴里面就那么市儈,半句不提小四的好,處處都是別人對不起她,你說哪有這樣的人。

李紅旗媽媽火氣可不就朝著一個不可預期的方向發展了嗎。

高老太太:“勸不醒裝睡的人,原來的時候,那個大侄子那個模樣,我還能說她看錯人了。如今朱家的狀況,這位親家還是如此這般,那就是裝糊涂。親家你也別因為這個生氣了。”

要說人高老太太看的明白。田野要笑不笑的進來的,端著一大盆的面條湯,手搟的。

高家老太太:“有口福了,長寶媽媽這手搟面那可真是怎么吃都吃不夠。”

李紅旗媽媽:“那是誰又侄媳婦這一把子力氣,能把面活的這么勁道啊。”

李紅旗爸爸:“行了別說了,先把藥吃了,我都怕你血壓起來。”

李紅旗媽媽:“你說也真是奇了怪了,過去生點氣,上點火的,這血壓就上來,今天這么鬧騰,愣是半點不舒服地方沒有。還神清氣爽的。”

李紅旗爸爸:“你還有理了你,是不是明天還想去試試呀。”

李紅旗媽媽:“那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潑婦。”

李紅旗爸爸抽抽嘴角,還說不是潑婦呢。

田野:“吃面,吃面,我給您撈一大碗,今天您可是勇士。”

李紅旗媽媽:“親家侄媳婦呀,你這不是臊我呢吧。”

田野:“那不能,就是小四知道這事,也得心疼您,給您做一碗最勁道的手搟面。這么多年了,就沒人為了小四這么仗義執言過,我這個嫂子,還有田嘉志那個哥哥都沒能這么痛快的說過呢。”

李紅旗媽媽:“我算是知道你們為什么沒人說了,跟那種人你就掰扯不清楚。”

好吧這個認識那是大家共同的,不然誰家好好地兒子閨女往外推呀。就問你,傻不傻呀。

朱家兩口子真的以為生了孩子,血脈牽絆著,就想怎么著怎么著,不用給孩子個好臉了呀。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