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小說 > 最初的尋道者 > 第七百三十二章 肉全文閱讀

“……”

  劫后余生,仍然驚魂未定的倫和平,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他只感覺自己的頭有點暈,身體也有點虛,腿軟得連站都站不起來,幾經艱難地才自己爬回到床上躺著。

  眼前的老姐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倫和平有些手足無措。

  “你……還是我姐嗎?”

  “滾!臭小子連我都不認了是吧,早知道剛才就不該來救你。”倫琴一邊小心翼翼壓著呼吸,一邊又不得不擺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

  被懷疑的她有些火大,但又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呼氣太用力,就把這個蠢蛋弟弟給吹飛了。

  驟然獲得人類數百倍力量的感覺可不好受,倫琴很大一部分注意力,還得放在對身體的控制上。

  畢竟身上穿著的衣服實在經不起折騰,她光是維持不爆衣就已經竭盡全力。

  ……

  “死!”

  余南榨出手臂的最后一點力氣,將早已被鮮血浸遍而變得滑膩不堪的刀,狠狠的插入到怪物的體內。

  蝴蝶狀的怪物死命掙扎,但被余南用體重強壓在地上,刀也死死地釘在它體內不住攪動。

  整整拼命撲騰了半分鐘后,怪物緩緩軟了下來。

  只是余南還不放心,強撐著失血帶來的暈眩,鞭尸了二三十下,直到徹底將它砍成碎片才丟下手中的刀。

  雖然肺部艱難地攫取著每一絲空氣,不過他依舊是覺得有些兩眼發黑。

  “不能睡!明明已經是做足的萬全的準備,怎么可以就這樣死在開頭!!!”

  余南咬牙死死堅持著,然而這只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是一個有些營養不良的人的**,能夠以重傷為代價殺死一頭怪物已經僥天之幸。

  如果得不到及時的治療,單是身上六七個還在不斷往外滲血的創口,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肉?”

  待他翻出醫藥箱,簡單地將身上的傷口包扎過以后,余南發現地上原本一整頭的怪物尸體,現在除了一攤水以外,還剩下的就只有一塊奇怪的肉狀物體。

  作為一個輪回經驗尚算豐富的非萌新,他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這肯定是殺怪之后爆出來的寶物。

  更讓他堅定這個想法的原因,則是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對眼前的這塊肉充滿了渴望,絲毫不在意它現在還是塊泡在水里的生肉。

  這是一種很奇特的體驗,本能告訴他這東西很有用,也很好吃,但多年來的經驗習慣則在不斷地提醒余南,從怪物體內掉落出來,泡在水里的生肉,根本不是正常人該吃的東西。

  不過他顯然是相信了本能,可能是因為理智已經被失血過多而侵蝕大半。

  他一把撈起了肉狀物體,也不管上面還殘留著怪物留下的液體,直接塞進了嘴里。

  味蕾在爆炸!

  身體的每個毛孔都在爆炸!

  余南回憶起自己曾經到過的,一個以廚師為尊的奇怪世界。

  那個世界里的人,都對美味有著無與倫比的追求,做菜手藝也是出神入化,其中頂尖之人,早已經達到了超凡之下的極限,味覺甚至能稍稍對其它感官有所影響。

  但跟嘴里的這塊肉完全沒法比,吃這肉給他的體驗,已經是沉浸在一個全新的虛幻世界里,全身上下都能感覺到舒暢。

  那種感覺,仿佛是每一個閉塞的毛孔都被強行撬開,然后往里面倒清涼油。

  ……

  當他重新從云端回到現實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個小時后了。

  “我的傷,居然全好了?!!!!”

  只是被繃帶簡單包扎過,并沒有太多處理的大小傷口,此刻竟然奇跡般地全部愈合,效果之神奇,堪比主神的一鍵復原。

  “A級寶具,封神劍套裝。”余南的意念里,突然閃過了這個東西。

  “召喚!”他一個念頭,一套戰甲,還有一把長劍就自動裝備到了自己身上。

  “這個世界很不簡單。”

  那是一套看上去頗為夸張臃腫的金色全身甲,但余南穿在身上,卻沒有覺得絲毫的不便與沉重,仿佛那是為他度身定做的一樣。

  手上布滿古典風格花紋的長劍,光看劍上的寒芒,就知道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好東西。

  “不知道能不能擋住子彈?放主神那兒,估計能賣個好價錢……”這套夸張的盔甲,給了他不小的信心,他剛剛曾經試過,拿普通的刀子去捅,能把不銹鋼的刀都掰彎。

  余南手上倒是有一把從黑市搞來的槍,但末世將至,他可不愿意將一顆寶貴的子彈,浪費在測試自己夠不夠硬上面。

  “太多的謎團了。怪物為什么能直接在我租的房子里面出現,殺死它又為什么能得到這名為寶具的東西。”

  跟他一樣被怪物突然襲擊的人還有很多,只不過他們中的絕大部分,都沒多少反抗,就死在了怪物手上。

  而這些死人的尸體,現在變成了在余南樓下到處游蕩的喪尸……

  ……

  “姐,看樓下,好多走路歪歪扭扭的怪物!”

  倫和平強壓住心中的恐慌,嘗試尋找現在唯一一個還算靠譜的人幫助。

  “那些已經是喪尸了吧……”

  就在這對話之間,她還留意到底下一個不斷逃跑的女人,在被喪尸追上撕咬幾下后,身體抽搐幾下,然后彈了起來,也加入到喪尸的行列。

  他們家住在公寓的十多樓,地面下到處晃蕩的喪尸暫時還威脅不到兩人,但很明顯,這是出大問題了。

  “砰砰砰!”倫琴立馬回到自己的房間,用力地拍著放在床上的棺材。

  躺在里面的白墨看了她一眼。

  “我有很多疑問。”

  “第一,那些怪物到底是什么。

  第二,這團肉塊又是什么。

  第三,底下那些是什么。

  ……”

  她覺得白墨肯定知道答案。

  “肉塊是殺死它們后,留下來的寶具種子。”白墨只選擇性地回答了一個問題。

  “寶具種子?跟我的零時迷子一樣嗎?”

  “對,但每人只能擁有一個寶具。”

  “如果我把它也吃掉呢?”

  “砰!”

  一個簡單的擬聲詞。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