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小說 > 直播快穿之打臉成神 > 第1532章 王族(13)全文閱讀

【昨夜星辰】:“主播不會是真的把大衛和珍妮留在地下室了吧!”

【主播葉新綠】:“哪用得著它們兩個出馬,我就是在地面上丟了幾張神皇級的雷電符而已。”

【00狗】:“地雷啊!”

【楚河漢界】:“你就不怕那些獵魔人踩到?”

【主播葉新綠】:“放心啦,這幾張雷電符被我寄入了一絲絲魂力,會識人辨物,不會出現這種差錯的。”

【少林寺】:“你就那么自信,你的魂力,那兩個血族之王發現不了?”

【沉沉的夜】:“我覺得,他們要是能發現,早就在學校的時候就能發現主播體內的情況了。要知道這肉身連芯子都換了……”

【墮落的夢魘】:“所以,正如主播所說,就算同屬神皇境的戰力,但神皇和神皇也是有差別的。”

【厲】:“安飛曉是怎么吊房梁上的?”

【狒狒】:“這還用問。主播最擅長的就是木法力,這木類的根系何等發達,直接從地下竄到地下室把這個安飛曉給吊起來,妥妥的。”

【點點點】:“感覺這兩個血族之王對上主播,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主播葉新綠】:“他們只擅長血能的利用,根本就不知道神皇的戰斗方式。”

【魅】:“可主播你對血能卻是了解多多,甚至靠著西紅柿這個血族老祖,對他們可以直接碾壓。”

講真,那群獵魔人還等在地下室外沒走呢,聽到地下室里半天都沒再有動靜,不由的都好奇心起。

有人道:“隊長,咱們要不要去地下室看看情況?”

“是啊隊長,我很想知道那個安飛曉到底遭遇了什么?”

先前那個女獵魔人忍不住道:“你們夠了,要知道好奇心害死貓。那個女人肯定在地下室設了機關,安飛曉進去后情況未明,咱們若是進去,說不定也得被她的機關埋伏了。”

啟寒封道:“林凌說的沒錯,咱們沒必要去冒這個險。”

有人好奇道:“隊長,你剛才不是都感應到那個安女王到來么,現在是不是也能多少感應到她在地下室的情況?”

啟寒封:“呃……”這讓他怎么形容呢?說那個安女王現在頭頂爆炸發型、衣不蔽體地吊在房梁上?

話說,為什么那個女生一出現,原本至高無上的血族王者的高大上形象,就這么被徹底顛覆了?

啟寒封覺得身為與血族、血族王者對抗了多年的他,對于眼前發生的這偌大變故有點接受不來。

那個女人簡直就像是一個從天外墜落的外星來客,出現的那么突兀,卻又那么的……讓他感覺分外熟悉。

他得先冷靜冷靜!

啟寒封帶著他的人回了他們的別墅。

葉新綠則回了司家。

司父早就喝的醉醺醺的,倒在客廳沙發上說著糊話。

司母已經倒在臥室的床上呼呼大睡了。

這對父母對晚了好幾個小時都沒回家的女兒完全不放在心上,好像就沒司櫻這個人一樣。

葉新綠也不打算在這里常住,她是來收拾東西的。不過,到了房間她才想起,原主在這個家里除了幾件姐姐穿剩下留給她的舊衣服之外什么也沒有,根本就沒什么好收拾的。

所以她又轉身走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她去繁華地段找了一家豪華酒店訂了一間總統套房。

講真,訂房間的時候,服務員打量了她好幾次,要不是大衛造的證件看不出任何破綻,外加掃碼轉賬時分外的痛快,這家伙八成就要把她攆出去了。

她訂房間時出示的是護照。不過,她這身h國式校服絲毫看不出她是經常將護照帶在身上的那種人。

此后葉新綠就開始在酒店與學校中間往來。好幾天沒回家,司家父母也沒問過一句,不過有鄰居追問起他家司櫻,司父這才讓司母到學校來問問。

“什么,司櫻好幾天都沒回家了?”范小琪聽司母問起來,驚訝非常地道,“她每天都有按時來上學呀!”

司母氣的渾身哆嗦,偏在這時正好看到葉新綠背著書包從校門口走過來。她沖上來就想給葉新綠一巴掌,嚇的范小琪險些叫出來。

葉新綠閃身躲開了她的巴掌,問:“你干什么?”

司母:“你(此處不堪入耳的臟字若干),說,這些天你不回家都干什么去了?去跟誰睡覺了?看你這才幾天時間就變的細皮嫩肉的了,是不是被哪個男人給包養了?”

此時正是上學時間,許多同學們都從學校門口正往教學樓這邊來,聽到這個女人撒潑大叫,自然而然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聽了她的話,同學們都以異樣的眼光看向葉新綠。

司母倒是絲毫不介意她的話會給自己的孩子帶來怎樣的影響,繼續吼道:“我們養你這么大,你有錢不回家去外面住,都不說給我們當爹媽的一點錢花啊!你知不知道我每天累死累活的養活你們姐三個有多不容易?”

【亂世狂作】:“那個啥,雖然我是個神者,但是不知為啥,看到這個當媽的,真想沖過去揍她,狠狠抽她幾耳光!”

【吳鉤霜雪明】:“話說,我也有這種感覺!”

【李沒愁】:“唉,感覺這個母親說出的話,對自己的女兒實在是太過惡毒,有點讓人忍無可忍!這要是換成別的人,不是原主司櫻的母親,說出這種話來,可能還不會讓人覺得這樣怒不可遏。”

有老師過來了,道:“這位家長,有什么話咱們去辦公室說吧,別在這兒,讓同學們看到,影響不好。”

司母道:“有什么影響不好?這丫頭敢做,還怕什么影響?”

老師瞪視著她有些無語。

原主司櫻在司家時就想要自殺,與司父的虐待脫不了干系,但與這個司母的無情與潑辣惡毒也不無關系。而司父之所以會虐待她們三姐妹,其實也是跟這樣的司母打架從來占不到便宜的緣故。

只不過原主對于司母的恨,要稍遜于司父。

葉新綠涼涼地問她道:“我做什么了?”

司母:“我怎么知道你做什么?這些天你沒回家,你都做什么了,就只有你自己知道。”

全民捕鱼赢话费 江西时时彩360 体彩浙江11选五5 下期预测 湖北11选5规则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怎么玩才能赚钱 云南十一选五选码技巧 a策略配资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购买七星彩票的软件 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司好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招商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是免费的 巅峰三肖六码3肖6码 排列五预测精准5注 今日股市行情最新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