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小說 > 諸天里的美食家 > 第九十四章 味在毫巔 (求推薦票,求收藏!)全文閱讀

第九十四章 味在毫巔 (求推薦票,求收藏!)

熱門推薦:逆襲萬歲

“完成了?”

“就這么完成了么?”

舞臺上的新生們議論紛紛,四個小時的時間,一瞬即逝,許多人感覺自己都沒有看到什么東西,學到什么,趙悠乾便已經結束了。

只有少數的人露出了訝色,他們同樣也是覺得趙悠乾太快了,而且仔細看,呈上去的幾道菜并不是都是什么聞名的大菜。

就算是朱雀吐焰這樣之前有過驚艷表現的菜品,也不過是川省老菜辣子雞的改良而已,這樣的菜品可以通過嚴苛評審的考核么?許多人抱有懷疑。

別說他們崇洋媚外,可是耀州料理界一直內部勢力龐雜,尤其耀州本土廣大,他們的廚師極少參與國際上的事情,除了處理周邊的事情偶爾展露驚鴻一瞥外,對整個料理界影響巨大的還是西方聯盟的那些理念。

畢竟兩百年前的料理界復興運動就是從他們那里開始的!

高級的食材,精致的料理,細心的擺盤,可以說有相當大的一部分耀州美食和這種理念是格格不入的。

就算是受到東方同盟影響的東櫻料理人對料理的外表要求也比真正的耀州廚師要大上許多,雖然趙悠乾的擺盤已經是頗為講究了,可是在他們眼里,依舊只能算是平民美食。

勉強可以算得上登堂入室的也只有橙湖蟹這一道凍湯了。

不過對于真正的料理大師來說,趙悠乾的擺盤雖然不算是頂級也已經夠看了,他們看的是這道菜的整體,擺盤只是次要的部分,不能沒有,卻也不需要過多的修飾。

甚至為了好看而舍棄了食物和料理的味道,在料理界為此走火入魔的人并不在少數,趙悠乾也是用自己的第一堂課給在座的這些新生們種下了一顆種子。

料理的本質在于味道,形式很重要,也并沒有那么重要。

“你們說趙導師可以通過這次越三星的考核么?”

能夠進入遠月的大多數都家學淵源,自然明白此次趙悠乾面對的考驗是何等的難度,那是歷史上都罕有人通過的考核。

東櫻更是從未出現過這種人物。

只可惜,聽到這個問題大多數人只能茫然的搖著頭,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個問題實在是太難了。

有特級水準的料理能不能通過考核,如果是其他的升星考核,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說出肯定的答案。

但是越三星考核...

歷史上也不是沒有這種存在,甚至是拿出了真正的特級料理,可依舊遺憾敗北。

就可以明白這項考驗的可怕。

它要求的不止是你對料理的廚藝,更是要看你對當場的考題如何破解,是否將這些東西融入了你的料理當中。

只做到一面是沒有辦法通過的,因為越三星考核考驗的就是理想狀態下,最完美的料理人!

這也是為何越三星考核雖然在東櫻從未有人通過,卻依舊有人源源不斷申請的原因,這項考核也能夠讓進行考核的料理人對自己的整個料理生涯進行一次查缺補漏。

igo的考核題目從不無的放矢,絕對都是針對著這些被考核者可能存在的弱點而去的。

而越三星的考核更將是直指被考核者,料理之道的核心。

號稱是全系五星料理人,那么到底對融合是怎么看待,是如何理解,是否因為了解了太多的料理體系而出現了自身廚藝上的矛盾點。

這就是當時igo考核題目為趙悠乾選取‘融合’的原因。

趙悠乾會如此為難,絕不僅僅是因為這個題目蘊含著大智若愚的一面,更是因為它恰好擊中了自己的缺陷所在。

如果他不是最近又得到了許多的菜譜,也一直在研究如何平衡自己的料理體系,他未必可以想出‘相生相克’這個關于融合的破題。

只是到了現在,他也只能等待評審們的評判了。

已經將自己的所思所想全部交付在了菜品和料理當中,趙悠乾的眼神清澈坦蕩的看著不遠處的評審們。

見igo的工作人員將菜品送上去,還不禁的開口解釋。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最后再品嘗油燜筍,其他的菜倒是無所謂順序。”

聽到這話,風間雪芝這位老夫人帶著一絲笑意。

“小哥這么說的原因呢?”

趙悠乾輕笑一下。

“自然是為了品嘗到最震撼和完整的味道!”

其余幾位評審點了點頭,這種料理如果是以席的形式上菜,那么品嘗的順序有所講究也是很正常的。

因為這會讓味道形成聯鎖。

本來就對趙悠乾是否真的制作出席來感到困惑的幾人,眼睛不眨,卻在視線交錯間已經交換了意見。

先以趙悠乾的說法來試試。

久祟鹿苑第一個拿起的就是橙湖蟹,當時這道湯品就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吃菜先喝湯也是耀州古老的傳統,他自然就第一個對這道凍湯下手了。

可是今天拿到手里的手感,就已經和上次完全不同了,如果上次是溫熱之后湯品是q彈的入口即化,那么如今這次橙子器皿拿到手里的時候,便已經是一片冰涼。

露出了一絲費解,久祟鹿苑敲了一下橙子,緊接著看似完整的橙子直接表皮開始脫落,分成了八瓣,如同花瓣一般圍繞著一顆晶瑩的球形橙色冰塊。

直到這個時候,久祟鹿苑才驚訝的發覺,趙悠乾這一次所用的竟然不是凍湯,而是在橙子里面又鑲嵌了一塊冰塊,在冰塊里面放著一道有著淡淡余溫的湯品!

橙色的湯面上飄蕩著白色的細絲,看不出是橙肉還是蟹肉,相映成趣。

“這樣的冰塊里,為什么湯品還能有溫度?”

“而且冰塊居然還沒有化掉??”

十杰觀察室里,司瑛士死死的盯著那個橙色冰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色。

而在評審席上,同樣拿起橙子的切仙左衛門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原來是酥皮!”

“剛剛烤過還是滾燙的酥皮落到了冰當中,將涼了的湯品加熱,可是那酥皮為什么...沒有看到呢?”

用勺子攪動了幾下,之前代替蓋子,從烤箱里拿出的橙子蓋模樣的酥皮在湯里已經不見了蹤跡。

“嘗嘗看吧!”

德風雷此時真是被提前了興趣,有些東西就算是講解過,他們也親眼盯著了,可是到底組合起來會是何等的味道,依舊難以知曉。

一勺子溫湯放入口中,一瞬間,一股強烈的果酸和螃蟹的鮮味同時席卷而來。

竟然讓德風雷的毛發直接爆炸般的豎立了起來,就好像是過電了一樣!

“這個味道?!”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