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小說 > 電影世界的旅者 > 第423章 最后江湖與兩座劍全文閱讀

“既然有圣人在此,雙方談判誓約想必能得到保證。”

  陳俊掃視廣陵王與燕敕王趙炳雙方勢力,后者不少人渾身發毛,感覺脊背發涼,生出寒意。

  儒門初代圣人點點頭。

  “我雖不擅長棋藝,可與你的弟子卻下了另一盤棋。”

  陳俊目光落在灰衣老頭身上,道:“老頭,當初約定還記得吧,你現在覺得你能贏嗎?”

  “老夫還沒健忘到那種程度。”

  黃龍士下棋飛快,幾乎掃了一眼就有一顆棋子落下,對于下棋不語的慣例更不在乎,饒有興趣的與陳俊對話:“世事如棋,鹿死誰手方未收官又怎么見分曉?”

  “那就看看吧,還望徐大先生能攔下黃龍士。”

  徐渭熊落子同樣很快,幾乎不遜黃龍士的速度,點點頭:“渭熊必定竭盡全力。”

  陳俊轉身離去,不再關注棋局,目視前方,說道:“請!”

  所有江湖高手驀然精神一震,目光在陳俊與王老怪兩人停留。

  王仙芝抬起雙手,輕輕握拳,破天荒笑了笑。

  這次總能打得稍微酣暢淋漓了些吧。

  “請隨我來,與王某一戰。”

  如洪鐘大呂的嗓音宛若一陣颶風吹蕩起學宮蓮湖波瀾,魁梧的白影仿佛彗星一般飛出,由地面射向天空。

  陳俊緊跟飛出去。

  瞬間上陰學宮半數以上江湖高手大宗師同樣飛出去。

  “爹爹,陳先生怎么飛出去了,要打架在這里不行嗎?”李子姑娘看著數十道飛出的身影,眼睛充滿羨慕。

  “東西,你還經常說我是笨南北。

  學宮怎么能支撐陳先生與王先生兩人的大戰,肯定要到外面去打呀,是不是師父?”

  聰明靈秀的和尚白凈光亮的腦袋上挨了一個清脆的板栗。

  上陰學宮位處江南道,多是人員密集的地方,要么是各方勢力兵卒安營扎寨地方,并無多少適合交戰的地方。

  八百里春神湖。

  水天一線,遼闊無人,誰也無法想象這樣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美景,百年前卻處處是硝煙,檣櫓灰飛煙滅,有幾人是羽扇綸巾雄姿英發,有幾人是灰頭土臉喪家之犬。

  忽然間,整個湖面抖動。

  一道白發魁梧身形落下,另一道白衣身影接著飄落。

  “請武帝嘗劍。”

  陳俊抬起一只手臂。

  霍然靠近在春神湖附近的快雪山莊,慶湖城,鬼門關,滑臺四處,長劍短劍,古劍新劍,盡數飛掠而至,錚錚顫鳴。

  在他身前那條筆直一線上,劍與劍首尾銜接,依次排開懸停。

  陳俊嘴角浮現一絲微笑。

  “隨我殺人!”

  “走!”

  白衣身影如驚虹快速掠空。

  剎那,密密麻麻猶如遮天飛蝗的長劍刺破長空,發出恐怖的呼嘯,轟向王仙芝。

  王仙芝站在湖面不動,眼睛愈發明亮。

  一股前所未有的興趣在他心里誕生,突然抬起手肘,手掌懸在空中,猛然翻轉。

  春神湖洶涌蕩漾,湖水大浪拔高十數丈,快要淹沒吞噬無數把飛劍,世上九成九武夫面對劍仙做不多的事情,于他而言就是易如反掌。

  “哐蹌!”

  劍吟作龍吟,直上云霄。

  湖水大浪頃刻一切為二的分開,卻不見白衣人的身影。

  王仙芝輕輕一笑,踏步出去。

  身后立刻掀起千層浪,一線奔滔白浪飛天,每一步踏出去,整個春神湖都要輕輕顫抖,仿佛難以承受這位魁梧老人的腳力。

  王仙芝十根手指糾纏,緊握成拳。

  一拳轟出去!

  就在此時,半空中一道長劍猛地浮現。

  劍掌相擊。

  王仙芝身子退出十幾丈外。

  “什么?”

  緊隨跨越千里而至的江湖大宗師高手站在遠遠觀看,看到這一幕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覷,出現難以自抑的震驚,尤其是那些劍道大宗師,面露激動之色。

  “王仙芝竟然被新劍神一劍逼退了?”

  “劍神果然是劍神,完全具有將王老怪拉下天下第一的實力。”

  “可不要高興的太早,只不過退了幾步罷了,當年曹長卿,鄧太阿,李淳罡挑戰王老怪時,可都是互有損傷。”

  “王老怪武道天下第一,體魄強橫可謂肩負天地偉力,不是簡簡單單一拳一劍就能擊敗的,要是那樣,他也做不到能夠人間一甲子無敵。”

  眾人心思漸漸回落。

  果如所說那樣,王仙芝再度舉拳進攻,這一次反而輪到陳俊退出十幾丈外,打中他胸膛時,陳俊身后轟然爆發陣陣水霧。

  水霧凝成水珠,滴水成劍!

  “御劍三千,可斬仙神!”

  三千顆水滴轟然上升,仿佛俯首帖耳一眼乖乖聽從命令被操控。

  陳俊佇立浪頭上。

  王仙芝踏浪而來,低聲笑道:“斬的仙神,可斬不了王某!”

  陳俊恍若未聞,駢指如劍,輕輕一挑,水滴排成一線劍飛殺刺去,王仙芝隨意用手一拍,水滴凝成的一線劍卻未轟散,隨著他手指再一動,另有九道一線劍接踵而至,三千劍凌空而停,形成一道圓形劍陣,將王仙芝牢牢困住在里面。

  這一停不過是瞬息而已。

  但能困住王仙芝瞬息就已經足夠了。

  “大珠小珠落玉盤!”

  三千水滴劍雨急落。

  如狂風席卷暴雨傾撒落向人間。

  那陣陣噼里啪啦的劇烈聲響,宛如雷電交加的夜晚驟雨打在窗外芭蕉上,王仙芝罕見的雙手抱拳防御。

  觀戰者眼睛都看呆了,不肯放過一道畫面。

  但好景不長,王仙芝一聲低喝,所有劍雨拍飛,王老怪終究是天下無敵的王老怪,想要攔住他是一件極其難的事情。

  不過下面,所有手持長劍的劍道高手,哪怕是活了百年之久的劍道老古董都不得不承認有大開眼界之感。

  只見陳俊輕開唇齒,淡淡喝道:“凝!”

  三千水滴劍瞬間再度凝聚,這種道家赦令,口含天憲的道法只是一道開胃菜,隨著這位扛起江湖劍道風流的劍神手指做出挑,勾,刺,攔,截,拿等動作,劍雨極盡變化,又仿佛羚羊掛角無跡可尋,硬生生將王仙芝擋在百丈之外。

  這種具有啟發的劍法相比于王仙芝的拳頭,不僅威力絕倫,同樣極具觀賞性。

  半個時辰后,王仙芝一口氣轟破上百輪雨滴千劍,掀起了數十道水幕,等他換完到第二口氣時,陳俊到了換氣時機。

  世間武夫,一品境界乃至陸地神仙,天人境界不可無窮無盡持續,不同境界者只不過堅持時間長短不同。

  也就在這一剎,等陳俊換氣時,王仙芝再度悍然發動。

  人發殺機,天翻地覆!

  以此來形容人間第一武夫在恰當不過,只在眨眼間,王仙芝一步踏出,就逼近陳俊咫尺之間,拳出如龍,空間發出嗤嗤的扭曲變形聲。

  就要轟在陳俊心口時。劍雨揮之即來。

  方寸間,三千劍雨組成的一線劍爆發出刺眼清光。

  但在那重如五岳的萬鈞拳頭面前,卻節節蹦碎,溢散琉璃的璀璨。

  “轟!”

  一道勁風撲面而來,三千劍勢在這一刻徹底崩潰。

  陳俊心頭一凜,全身汗毛倒豎。

  “糟糕。”

  觀戰者大叫不好,如吳家劍冢老祖宗連連搖頭:“劍神此次恐有大兇險,王老怪體魄強橫,無人可敵,一雙拳頭能斬斷世上所有的神兵利刃,這也是以力證道的武夫可怕之處。

  劍神優勢在于劍法,拉開距離,如先前那樣王老怪還真不一定能奈何的了劍神。”

  東越劍池宗主柴青山點點頭:“這一拳憑借劍神修為抗下是不難,可失了先手,想要找回來那就不可能了,像他們這等高手對決,這就相當于棋局中的勝負手。”持劍的劍手大多惋惜哀嘆。

  而就在王仙芝一拳打來時。

  陳俊突然放開了所有防御,漫漫長空劍氣消失無影無蹤。

  陳俊握緊拳頭,一道拳頭同樣揮過去。

  雙拳轟擊。

  天地為之一靜。

  許多觀戰者心神動搖,出現陣陣恍惚,等回過神來,卻見王仙芝與陳俊雙雙退出幾步外。

  “劍神擋下了?”

  幾乎所有人都是呆立的神情,癡癡望著湖面百丈上空交戰的兩道人影,眼睛越瞪越大。

  “劍神竟以身體對抗王仙芝?”

  “不用劍的劍神?

  這還是劍神嗎?”

  所有人為交戰的這一幕給驚呆了,久久無言,好半響心里才勉強接受。

  繼續觀戰,許多人心中無力感越發加重,一如所預期的,這一戰沒有半分雷聲大雨點小,武評第一的與第二的兩人翻江倒海,猶如兩條湖底蛟龍猛然撞擊,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波動。

  氣蒸春神湖,八百里湖面水汽彌漫,但霎時間長空“錚”的驟然一聲,劍幕漫漫垂天,立刻將所有水汽絞殺一空,寰宇乾坤清朗。過會又見波撼雄城的壯闊景象,天地氣象只在兩人手中激戰中不停變換。

  所有人站在極遠處遠眺,哪怕窮極精神探查范圍之外,也不敢上前一步。

  兩人交戰氣機猶如神劍交錯橫掃,剛才幾個不開眼的一品高手躍躍上前,恰被擊中,立刻吐血重傷,忙不迭回來,不敢再繼續看下去。

  “轟隆隆!”

  八百里春神湖,陳俊與王仙芝從湖心戰到湖東,湖東戰到湖南。

  波濤慢慢匯聚成水浪,整個春神湖猶如一口泥洼地,吹一口氣,立刻波濤洶涌,掀起數十丈高的巨浪。

  春神湖南方向,正靠近江湖大勢力快雪山莊。

  此時快雪山莊莊主正在湖畔觀戰,早已下令疏散莊子里的人員,但附近不少居民以漁獲為生,常帶船捕撈。

  一艘平日里算得上大的三四丈漁船,此刻置身于春神湖卻如浮萍一般,船老大與樣子清秀窈窕的女兒望著不遠處快要襲來的巨浪,如遭雷擊,不知所措。

  忽然船頭一道白衣人掠過,腳踩船尖,漁船便如利箭快速駛向岸邊,逃過一難。

  “換個地方再戰!”

  人影離去,船老大耳邊只聽到這一句聲音,待被岸上漁民救下后,立刻拉著女兒跪地叩首。

  從此許多年后,在春神湖就流傳一個“仙人踏船”的傳說。

  日落西沉,臨近黃昏,天色漸漸暗去,兩人戰斗仍未見勝負生死,不少人踏著茫茫夜色,還是跟丟了不少人。

  不過觀戰者卻在城中聽聞百姓說,這里剛才有個白衣人在這里喝了一碗茶,有個身材魁梧的老漢在這歇了歇腳。

  第一日,春神湖之戰未見分曉。

  第二日,江湖傳聞西楚西壁壘遺址有驚天大戰發生。

  等江湖看客過去,昔日離陽與西楚死了十幾萬兵卒的咽喉塞要,蒼涼雄渾的古城坍塌大半,又見這座青山攔腰從中斬斷,那條大江斷流改道,訴說先前發生的一戰有多霸道。

  第三日。

  還有耐心四處尋找王仙芝與陳俊的江湖人,只有吳家劍冢老祖宗,東越劍池宗主柴青山,快雪山莊莊主等大宗師高手。

  也就是這一日,東越劍池弟子單餌衣和宋庭鷺突然聯袂來報,一副十萬火急的神情。

  一向來以劍術精妙劍氣幽深著稱于世東越劍池宗主柴青山撫須長嘆,怒斥道:“我平常怎么教導你們的,遇大事需有靜氣,要有靜氣懂嗎?咋咋呼呼,你們二人枉為我宗領軍人物。”

  柴青山瞥了一眼吳家劍冢老祖宗。

  單餌衣和宋庭鷺相視一眼,呼出幾口長氣,臉上焦急的神態才慢慢消失。

  “這就對了,處事要懷靜氣。”柴青山點點頭問道:“發生了什么事,說吧。”

  單餌衣道:“師父,我們兩座劍池的新劍都被搬空了?”

  “什么?”

  柴青山圓目劇睜,上前一步揪住他的領口,提起來,“怎么回事?劍池怎么會被搬空劍?

  江湖上誰有這么大膽子,即便各方藩王也不敢這么做,你們在糊弄我?”

  宋庭鷺在一旁提醒道:“師父,遇大事要有靜氣!”

  如此滑稽的場面,周邊一眾江湖名宿嘴角毫不掩飾的輕笑出聲。

  柴青山面色漲紅,訓道:“靜你大娘的,這種事你們靜下來,給我閉關一百年,說,你們是不是在糊弄我?”

  “師父,我們怎么敢糊弄你?”

  “把劍池給搬空的是劍神啊。”

  吳家劍冢老祖宗嘴邊的笑意戛然而止。

  “糟了,劍冢!”

  眾目睽睽之下,吳家劍冢老祖宗人如飛劍一般飛去,速度之快,眨眼就消失在半空。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