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魔法小說 > 比鄰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以一敵三全文閱讀

“你這是什么意思?”鐘慶鷹不悅道。

“我的意思是,反對我的人都聚齊了,事情就好辦了。”阿克南輕描淡寫地說道。

聽了阿克南的話,那個三個衛隊長瞬間警覺起來。不過對于這年紀輕輕的阿克南,孫建等人似乎并沒有什么畏懼。

“怎么著,還想殺我們立威不成?”孫建用不善的眼神打量著阿克南道。

“我還沒有這方面的考慮。”阿克南平靜地說道。

“聽你的弦外之音,似乎有這個能力殺我們?”胡來有些氣惱道。

“我只是來解決問題的,并不是來開殺戒的。”阿克南依然氣定神閑,“我想請問幾位,你們不服我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實力不足呢,還是功績不夠呢?”

“呵呵,指揮官說去難聽的。您現在可是兩樣都沒有啊!所以大家不得不認為您只不過是阿里克長官關照過來的而已。”鐘慶鷹聲音不高,但卻十分尖酸刻薄。

“禹皇城衛隊指揮官的位子雖然官職不高,但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胡來也進言道,“我們并不是覬覦這個職位,我們只是希望坐這個位子的人能夠是真才實學。”

“那我需要如何證明自己能夠勝任指揮官的工作呢?”阿克南問道。

“很簡單,做到兩件事情!”孫建高聲說道。

“孫隊長請說。”

“首先,你至少能夠戰勝我們三位隊長之一。人選你可以隨便挑。”鐘慶鷹道,“順便給你一個建議,你可以選我。因為我是三人之中實力最弱的。”

對于鐘慶鷹的話,阿克南面不改色絲毫不以為意。阿克南看著這三人問道:“第二件事情又是什么?”

“看來你很有自信嗎?”胡來繼續說道,“第二件就是在完成第一件事情后,你可以帶領我們隨便剿滅一個在禹皇城盤踞的小黑幫就行。不過就算是一個小黑幫也是盤根錯節,不知道阿克南指揮官打算用什么手段。”

“這個容后再議,我們先來解決第一件事情吧!”阿克南道。

“那請問,阿克南指揮官你準備挑選誰呢?”孫建問道。

這三個衛隊長昨夜接到指令的時候就開始盤算著給這個裙帶子弟一個下馬威。這樣的話不說將指揮官的寶座給搶過來,但至少也要讓阿克南變成一個傀儡指揮官,到時候這個衛隊還是他們三人說了算。

至于阿克南的實力,在他們看來這種一點履歷都沒有的家伙,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要知道能坐上禹皇城衛隊長的人,其實力至少是嵐禹星軍團長級別的存在。

阿克南頓了頓,一臉輕松地說道:“你們三個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什么?”孫建三人頓時大吃一驚。

“阿克南指揮官,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這可不是兒戲!”胡來嚴肅地說道,“我們這里可容不得玩笑啊!”

“軍中無戲言,我清楚自己在說什么。”阿克南擲地有聲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讓新指揮官看一看我們衛隊長的實力吧!”鐘慶鷹說道。

“兩位,記得戰斗

的時候不要下死手。說到底這個家伙也是阿里克總長官的弟弟。”孫建小聲說道。

“老孫,你放心吧!我們知道分寸。”胡來回答道。

“我先來試試看他的斤兩。”鐘慶鷹說著轉身對阿克南道,“那請指揮官移步訓練場。”

阿克南也不說話,只是默默地向訓練場走去。

禹皇城軍隊訓練場,三大隊長一字排開,在他們對面的阿克南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而訓練場周邊,觀戰的禹皇衛隊的士兵們,心里也是五味雜陳。

“你說這場對決誰會贏啊?”一個士兵嘟囔道。

“這個新任指揮官的實力我們不知道,不過隊長他們的實力可是很清楚啊!”另一個士兵說道,“要知道就算一般的軍團長也不是隊長們的對手啊!要知道去年大比武的時候,孫隊長可是一個干掉了三個軍團長啊。”

“看來今天有好戲看了。”第一個士兵說道。

“阿克南指揮官,得罪了!”鐘慶鷹說話之間,一桿精鋼制成的長槍不客氣地直指阿克南。

“不一起上嗎?”阿克南面不改色。

“長官,你可真怕風大閃了舌頭。”鐘慶鷹不由分說,長槍直接脫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沖阿克南。

阿克南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絲毫沒有慌亂。在他眼中,鐘慶鷹的攻擊竟然像慢動作一樣。待長槍到近處之時,他用手指輕輕一點,就頂住了槍尖。

士兵們都看得目瞪口呆,要知道鐘慶鷹這手撒手槍,可是干掉過無數高手。

不過中鐘慶鷹也是身經百戰,他也早已預料到阿克南會擋住他的攻擊。一個閃身,幻化出無數殘影,用于迷惑阿克南,而其真身已經抓住了自己的長槍。

鐘慶鷹用力一抽,長槍再次握在手中。電光火石之間鐘慶鷹就已經此處無數的槍,漫天的槍花將阿克南包圍其中,誓要將阿克南一舉拿下。

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那阿克南面對鐘慶鷹咄咄逼人的攻擊,竟然沒有絲毫退縮。除此之外,他甚至沒有使用多余的防御動作。在常人看來,他似乎只是忽左忽右地移動一兩步,卻恰到好處躲開了鐘慶鷹的攻擊。

鐘慶鷹越戰越是心驚,雖然阿克南根本沒有任何殺氣,但是他已經冷汗直冒。因為自己全力的攻擊,在對手看來如同兒戲一般。攻擊了半天,對手只是要靠簡單的身法就躲開了他的攻擊,甚至連武器都不屑拿出來。

“不好,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確實有兩把刷子。”孫建也看出了端倪,連忙說道,“阿來,一起上吧!否則再這樣下去,鷹子必敗無疑。”

胡來點點頭,立刻從次元包內拿出了兩把大錘。胡來將大錘用力一碰,巨大的聲響令整個訓練場都為之顫抖。

胡來的這一下也是令阿克南為之側目。“看來胡隊長的攻擊方式是力量,那就讓我來領教領教。”阿克南依然不以為然。

阿克南的態度,一下子激怒了胡來。只聽得他大聲喊道:“鷹子少歇,讓我來會會他。”胡來雙腳一用力,高舉雙錘,騰身而起。

越戰越怯的鐘慶鷹聽到胡來的聲音,如蒙大赦。他橫槍一斬

,終于將阿克南逼退了半步。而他也借助反作用力跳出了圈外。

與此同時,胡來也借助下落的力量,朝阿克南當頭大去。

“不好!”士兵們一陣驚呼。要知道如果光比拼力量的話,胡來無疑是衛隊的第一人。這猛的一擊下去,這阿克南如何抵擋得了?

隨著一聲巨響,整個訓練場頓時地動山搖。而漫天的煙塵將兩個對戰的人都包裹在了里面。

片刻之后,煙霧散去。眾人驚訝地發現,倒在地上的竟然不是眾人預料的阿克南。而是用盡全力的胡來。他的右手似乎已經脫力,一桿巨錘竟然被震飛了好遠。胡來的眼睛里滿是驚異,他聲音顫抖地說道:“你怎么會使用‘天地逆轉’?”

“原來這招叫‘天地逆轉’?”阿克似乎有些意外。

“你連這招叫什么你都不知道,為何會使出來?”胡來更是驚訝。

“胡來,你先退下。我來會會他吧!”孫建道,“讓我領教一下皇家功法!”

孫建使了個眼色,胡來連忙拿起鐵錘倉惶后退。而那孫建慢慢拿出了一把銹跡斑斑的鐵劍。

看著如此粗糙的武器,阿克南倒是沒有任何輕視之色,反而神色變得凝重起來。“孫隊長,沒想到禹皇城內的幾柄神劍,在你這里就有一把啊!”

“沒想到指揮官竟然識得這邊‘紅銹劍’,看來你確實有占據這一位置的道理。”孫建眉宇之間多了幾分欽佩之色,“罷了,只要你接下來能夠勝過我手中這柄劍,我就認為你完成了第一件事。”

“那請孫隊長賜招!”阿克南眼睛死死盯著“紅銹劍”。

“好!”隨著孫建的一聲怒喝,剛剛還斑駁不堪的鐵劍一下子變成了耀眼的紅色。

“斗氣入魂!真沒想到,孫隊長竟然掌握了嵐族戰法、”阿克南不禁夸獎道。

“你既然識得此招,那想必知道它的威力。”此時的孫建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改變,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知道是知道,不過能夠親身體驗下豈不更好。”阿克南依然滿是笑意。

“得罪了!”孫建見狀,雙手舉起“紅銹劍”毫不猶豫地朝著阿克南劈了過去。

只見空氣中凝結而成無數斗氣形成的能量劍,鋪天蓋地地朝著阿克南撲了過去。

“你已經無處可逃了,我的攻擊是沒有死角的!”孫建又是橫劍一指,竟然從訓練場的地下又涌出了無數的紅色能量。

阿克南似乎被強大的斗氣束縛住了手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孫建的攻擊將他吞噬殆盡。

“孫隊長此招確實漂亮,確實是值得信任的人才。”關鍵時刻阿克南面色不變。

當紅光將阿克南的身影吞噬的一剎那,只見在紅光的中心處,一道銀光沖天而起。剛剛還耀武揚威的紅色能量,瞬間在銀光的照耀下漸漸消散。

“斗氣外放!”孫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沒想到這個阿克南已經將嵐禹星的功法修煉到這種程度了嗎?”

“孫隊長?這場比試結果如何呀!”紅光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襲銀裝、步履翩翩的阿克南。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