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重生之獨步江湖 > 第六百九十章 戰況升級(求月票)全文閱讀

刀鋒斜指地面,金色的血液順著刀刃流淌。

胸口上一處槍傷出現,鮮血從中不斷的涌出。

秦化仙臉色有些難看,氣息也減弱了幾分。

那一刀,最終還是被蕭鴻川破掉了。

但不是說蕭鴻川的槍法比他厲害,只因為蕭鴻川的修為高他一線,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可無論如何,秦化仙都不得不承認。

這一戰,他敗了。

“天意刀法的確不凡,可惜還是差了一點!”

蕭鴻川嘴角勾勒出一絲笑意,似感慨又似贊嘆的說道。

說話間,臉上出現了一道細小的劃痕,鮮血順便臉頰滴落。

對此,他神色如常。

在面對那仿若天意的一式刀法面前,縱然已是萬法歸一的層次,也沒有辦法得以完好無損。

不同的是,秦化仙比他傷的更重。

槍尖遙遙一指,蕭鴻川冷笑說道:“看來你今日,攔不住本督了!”

“就算你贏了本尊,你以為你就能踏足禹州?”

秦化仙絲毫不退讓,說話間胸口的傷勢正快速恢復。

落敗一招,但他對蕭鴻川也沒有畏懼。

這一戰他雖然敗了,可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最起碼,他也隱約間感受到了萬法歸一的奧秘,哪怕距離真正的踏足萬法歸一還有一段時間,但也足夠了。

“秦化仙,你真當本督不能將你斬殺于此!”

蕭鴻川殺意凜然,說道:“憑你一人還有什么手段阻攔,你正天教三尊齊出或許夠資格,但是你們能做到嗎?”

“看來你知道的事情不少!”

聞言,秦化仙眼睛微瞇,冷聲說道。

三尊不能盡出禹州,這是一個秘密。

正天教對此是守口如瓶,幾乎沒有流傳出去的可能。

眼下蕭鴻川能夠知道這個秘密,可見對方于正天教的了解有多么透徹。

蕭鴻川說道:“本督只要韋仁貴一人!”

“不可能!”

雪飲狂刀爆發出恐怖的寒意,秦化仙再次一刀斬出。

經過這么一段時間,他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

盡管沒有回到全盛時期,但一戰之力并不是問題。

見此,蕭鴻川眼底迸現出殺意,陰冷說道:“冥頑不靈,今日本督先斬了你,再取韋仁貴項上人頭。”

轟!

兩人再度交手,這一次蕭鴻川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秦化仙。

對方既然不識好歹,那么哪怕拼著損傷也要讓對方殞命于此。

空間崩碎,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從中探出,凜冽的掌風蘊含了凍徹心神的寒意。

蕭鴻川心頭一跳,一槍蕩開雪飲狂刀后,反手一槍將掌風擊碎。

一股陰冷的寒意順著槍身蔓延而上,隨即被他用罡氣將之驅散,繼而眼神凝重的看向來人。

“傅寒雪!”

“蕭鴻川,你走吧!”

傅寒雪清冷的聲音說道。

這一次,蕭鴻川沒有回話,心中也是微微一沉。

只是一個秦化仙的話,他不認為對方可以阻攔的了。

如果加上一個傅寒雪,他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

正天教日月星三曜尊者中,以月曜尊者傅寒雪出手的次數最少,實力也最讓人捉摸不透。

從剛剛的那一掌中,蕭鴻川發現對方的實力并不弱,雖然較于他來說有些不如,但也差不了太多。

所有人都低估了正天教的實力,不說那位久不出世的正天教主,單單是這三曜尊者的實力就碾壓絕大部分的強者。

正待蕭鴻川猶豫的時候,一人碎空而來,站在了他的身邊。

“蕭都督,老夫前來助你!”

“百里供奉!”

看到來人,蕭鴻川心中一松。

皇室中有眾多強者供奉,而有資格成為供奉的,最低也是武道宗師一境的人物。

而眼前的百里夏則是供奉中的一位頂尖強者,乃是一位臻至陸地神仙的絕世強者。

在絕世強者這個境界中,對方早已破境百年,底蘊沉淀之下在同等境界中,也是不容小覷的存在。

百里夏一來,已經表明朝廷的人時刻注意著這一場大戰。

傅寒雪的出現,讓神武擔心蕭鴻川有所閃失,特意讓對方前來相助的。

畢竟蕭鴻川乃是神武有名的槍身,威能朝野內外,也是在這里出了什么問題,對朝廷又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百里夏負手而立,看向秦化仙說道:“秦化仙的名字老夫也是聞名已久,那天意刀法更是讓人心馳神往。

老夫不才,愿意領教一番……”

話還沒說完,就已經頓住了。

吟!

一聲劍吟如繞梁余音,一抹劍光斬破虛空,伴隨而來白衣飄飄的身影。

腳下御劍,恍似神仙中人。

看到來人,四人都是面色微微一變。

唯一不同的是,蕭鴻川跟百里夏的臉色變得難看。

蕭鴻川沉聲說道:“張峰主,華山也要來插手朝廷跟正天教之間的事情嗎?”

華山的人,讓他不得不為之忌憚。

哪怕他已經到了萬法歸一的層次,江湖中也有他值得忌憚的強者。

在遇到趙玄機之前,江湖中能讓他忌憚的,一人是武當派的,一人則是號稱天下第一劍的華山掌教。

純陽劍仙,呂純陽!

在遇到趙玄機之后,已然再次多了一個值得忌憚的名字。

但饒是如此,這并不會降低他心中對于華山的估量。

眼前來的人雖然不是呂純陽,但依舊值得他慎重對待。

因為來人,也非是籍籍無名之輩。

張道儒,華山五峰之主中的云臺峰主。

一位由劍入道的絕世強者。

“此事并非神武與正天教之事,乃是神武與江湖間的紛爭,華山為江湖門派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張道儒緩步落下,平靜說道。

蕭鴻川眼神一冷,說道:“張峰主慎言,這話的意思莫非華山派,也打算行那大逆不道之事?”

“何為大逆不道?”

張道儒說道:“華山只做該做的事情,即不是神武的臣子,怎會稱得上大逆不道。

今日你若要強闖禹州,那本座也有一劍,請槍神品鑒!”

“張道儒你可想好了!”

吟!

回答蕭鴻川的,只有一聲不絕的劍吟。

張道儒所要表達的意思,已經是不言而喻。

轟!

蕭鴻川身體瞬間一動,一槍轟出勢不可擋,而目標則是張道儒。

事到如今,他不可能就這么退走。

一旦他今日退走,那么朝廷的顏面就算是掃地了。

所以到頭來,也只能是一戰。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