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帝火丹王 > 第三千五百七十三章 反叛全文閱讀

這幾名首領都是北州的人物,實力也都在神混境三四層的修為之間,不但見識夠廣,為人也十分的聰敏,他們當然知道,宋立真的有機會牢牢的控制住他們的,然而,宋立卻沒有那么做。

廉浮和廉辛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他們父子算是看出來了,宋立就憑借這一手,完全讓幾個勢力的首領可謂是心服口服了。

這份收攏人心的本事,廉浮和廉辛自嘆不如。

你宋立收攏人心也就罷了,可偏偏讓我們父子當成了墊背的,廉浮心中真的是怒意十足,可是說實話,他還沒有那個膽子與宋立動手的。

如今,恐怕……

想到這里,廉浮雙眼微瞇,這個時候,恐怕也只有借助通神教的力量了。

廉浮二話不說,手腕翻轉,也不知道他手中拿著什么,當即捏碎,旋即,一股昏黃的煙霧騰空而起,瞬間彌漫至天際。

“不好,廉浮這家伙發信號了……”安青云道。

“可惡,即便都這個時候了,他還發信號通知通神教。”封襄門門主柳廷罵道。

廉浮雙目始終微瞇著,他本想著背叛通神教,可現在看來,自己恐怕沒有機會了。

既然如此,那他便打算跟通神教一路到底了,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五大勢力加入臨城。

如今沒有了別人的控制,這五大勢力肯定要加入臨城的,如果讓他們跑了,那傲云城與臨城之間的實力對比會突然之間發生逆轉。

宋立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整個人沒有任何的慌張。

既然廉浮和廉辛已經做了選擇,他宋立也沒有什么好說的,反正,今天就應該是北州的最后一站了,誰勝誰負注定著北州民眾的命運。

“怎么辦?”陸怡芳雖然是春香嶺的首座,可畢竟是個女子,危急之際,顯的有些慌亂。

安青云倒是比較淡定,先是看了一眼宋立,旋即回頭朝著幾名首領道:“大家不用著急,別忘記,咱們幾個手中的人加起來要比廉浮和通神教的人多,真要動起手來,他們未必能夠占得便宜。”

白水亦是微微頷首,道:“哼,通神教威逼利誘老子近兩年,老子早受夠了,今天老子就帶著安水城的人跟通神教和傲云城拼了。”

宋立此時終于開口,道:“大家不用著急,我早已經通知了翔舞俊,按照時間推算,臨城大軍應該也快趕到,到時候里應外合,勝局便是咱們的。”

“翔舞俊已經帶著人往這邊趕了么?果真如此的話,那今日便是將通神教趕出北州的好時機。”安青云一聽,不禁大喜過望。

宋立微微頷首,道:“按照時間推算,應該已經快到了,希望他快點到吧。即便翔舞俊沒有及時趕到,也沒什么,城中的戰士,你們五大勢力的人要更多,所以沒什么好怕的。”

方進道:“話雖如此,不過……”

包括方進在內,五名首領擔心的不是雙方的人數,而是通神教的那名總司事。

他們雖然還沒有見過那名總司事,可是他們卻知道,通神教的總司事一般都有著天混境級別強者的實力。

這樣的強者,讓他對付數十萬名修煉者戰士,那他對付不了。

可若是他進行斬首行動,專門對付他們幾名首領,包括宋立,恐怕他們都無法對付。

宋立亦是微微皺眉,他也知道,別的什么的都還好說,只要五大勢力的首領恢復自由,傲云城中的實力部署反倒是傲云城和通神教屬于弱勢的一方,可問題是沒有人能夠對付的了閔文星。

現在,宋立只能將希望放在鏘迪的身上了。

宋立并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對抗閔文星,他之前雖然擊殺過一名通神教的總司事,可那一次更多的是謀算上面的勝利,并非是宋立實力超過了對方。

而且,真是因為他已經擊殺過一名總司事,所以閔文星這一次一定會十分的小心,宋立想要對抗閔文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前兩天見到鏘迪之后,宋立已經偷偷的囑咐過鏘迪,不過宋立無法將希望都放在鏘迪的身上。

鏘迪是否有膽子另說,問題是鏘迪也未必有機會。

宋立只能寄希望于閔文星顧及自身的性命以及城中五大勢力的人數優勢,如若不然,他真的要拼命,說實話,整個北州都沒有人能夠攔得住他。

與此同時,閔文星帶著郭利以及鏘迪正在趕來的路上,這個時候,看到天空中升起的黃色煙霧,閔文星便知道,可能有大事發生了。

要不然,城主府的人,絕對不會隨便釋放這種黃色煙霧的。

“不好,出大事了,快走!”閔文星大喝一聲,整個人極掠而出,朝著黃色煙霧升起的地方掠去。

鏘迪和郭利緊隨其后,郭利眉頭緊皺,他心里頭思慮著的是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鏘迪也是愁眉不展,不過與郭利不同的是鏘迪基本上知道,肯定宋立開始鬧事了。

他之所以愁眉不展,其實是因為宋立昨日派給他的任務他還沒有完成。

也并非是他沒有機會,而是他根本沒有動手的膽量。

給閔文星下毒,這不是開玩笑么。

閔文星可是通神教的總司事,通神教最為擅長的就是利用各種毒素了。

現在讓他給閔文星下毒,這不是自尋死路么。

可同樣的,鏘迪也害怕宋立。

他怕宋立的火毒,更怕火毒帶給他的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之感。

現在要怎么做,他自己也在猶豫。

三個人都是實力不俗的強者,很快就來到了陸怡芳的宅院之外,無論是宅院當中的宋立等人,還是宅院之外的閔文星等人,都能夠探查到對方的存在。

閔文星想要直接進入宅院內,卻被鏘迪給攔住了。

“呃……”閔文星沉吟一聲,看向鏘迪。

郭利亦是看向鏘迪,一直以來鏘迪都特別的低調,今天怎么突然轉性,竟然敢伸手去攔住閔文星了,郭利覺得有些奇怪。

“總司事,切勿沖動。”鏘迪低聲道。

盡管說他聲音很輕,但鏘迪知道,宋立肯定能夠聽得見。

鏘迪十分清楚,自己現在與宋立的距離,宋立肯定能夠察覺到的,既然他出現了,那閔文星也一定出現了,宋立自然會散出氣息探查,既然如此,距離這么近,他們說什么,宋立應該也能夠聽到。

“怎么?”閔文星似乎有些不滿,如此焦急的時刻,鏘迪竟然敢攔住他。

鏘迪道:“總司事,你能夠完全信得過廉浮和廉辛父子么?要知道,剛剛那信號可是他們倆發出的。”

一旁的郭利道:“你什么意思?難道說廉浮和廉辛父子故意發出信號,引我們過來?”

鏘迪搖頭道:“我不敢確定,但康總司事身死的那一刻,我還歷歷在目,不能不防啊。”

鏘迪說完,閔文星微微頷首,臉上也開始變得警惕起來。

“不錯,那廉浮和廉辛父子不足信,他們發出的信號,極有可能是要引我等上鉤。”

郭利也同樣覺得鏘迪說的有道理,心中暗自懊悔,自己剛剛怎么沒有想到,還讓這鏘迪在總司事面前出了風頭。

“老夫先查探一下房間內情況再論其他。”閔文星道。

盡管說閔文星性格狂傲,可康石陰溝里翻船,讓他也頗為多疑。

由其是鏘迪說完,閔文星更加小心謹慎了。

宅院中,宋立聽到了鏘迪發出的暗示,也聽到了鏘迪與閔文星的對話,心中發出暗笑,關鍵時刻這鏘迪至少還挺有用的。

既然如此,他宋立完全可以將計就計了。

只見,宋立怒喝道:“廉浮,沒有想到,你竟然想要背叛通神教,讓我們跟你合作,將通神教趕出北州,不得不說,你膽子可真夠大的,不過,我們可沒有那么大的膽子。”

宋立突然開口,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讓院子中的其他人都有些發懵。

唯一一名反應過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付安。

付安見狀,立刻給五名勢力首領使者眼色,意思是讓他們就著宋立的話說下去。

其中,反應最快的便是安青云,安青云雖然不知道宋立何出此言,不過他還是知道,如何就著宋立的話說下去的。

“哼,老夫不知道你是如何解掉身上的毒的,不過,我安青云身上的毒沒有解掉,不敢與你一起背叛通神教。”安青云喃喃道,雖然一邊說著,一邊看向宋立,顯的不是那么自信,不過還算是將宋立的意思延續下去了。

其他幾個勢力的首領見狀也都紛紛附和起來,雖然他們根本沒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廉浮和廉辛都懵了,兩人面對眾人的指責,根本就是一頭霧水,完全沒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們,你們,你們瘋了吧。”廉浮道,“一會總司事大人前來,你們都得死。”

廉浮不說這話還好,一說完,宅院之外探聽著這里消息的閔文星當即就認為廉浮想要借用他的手來除掉這幾個勢力首領,原因很簡單,這幾個勢力首領不聽他的號令。(未完待續)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