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白龍之凜冬領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暗中窺視的目光全文閱讀

陽光透過浮空塔的窗戶照進室內,照在室內蜷縮成一團的白龍身上,白龍呼吸均勻,腹部一起一伏,正在熟睡當中。

隨著太陽的軌跡變動,陽光射入窗戶的角度逐漸傾斜,陽光與陰影的交界線漸漸的從白龍的鼻尖移動到眼睛。

敏銳的眼睛感受到溫度的變化,眼皮動了一下,白龍的意識逐漸復蘇。

白龍領主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入眼的便是金燦燦的光輝。

“啊~,陽光。”

等等!死靈位面哪來的陽光?!

白龍領主感到不對勁,疑惑的站起身來,將頭伸出窗外,180度旋轉看向天空。

只見在前哨基地上空,洛鐸羅位面經久不散的灰云破開了一個大洞,大洞周邊的云層比遠處的云層明顯要薄一些,看樣子空洞還有繼續擴大的趨勢。

出了有恒溫法陣的浮空塔,死靈位面獨特的寒風吹來,白龍領主精神一震,殘存的一點睡意煙消云散。

昂!

按照起床時的慣例,白龍領主吼了一嗓子后,從窗口一躍而出,猛然張開雙翼,扇動翅膀向高空飛去。

在灰色云層之上,有一道熟悉的氣息。

白龍領主逆光而上,穿過洞開的云層,向正對著灰云施法的艾琳娜飛去。

嘴里忙著念咒的艾琳娜轉頭看了白龍領主一眼,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繼續施法。

白龍領主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只見艾琳娜龍爪中噴吐出濃郁的死亡之力,死亡之力涌入灰云中,灰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

“咦?”

白龍領主眉頭微皺,對眼前的一幕感到大惑不解。

灰云是洛鐸羅位面充沛的死亡之力日積月累形成,往死亡之力中灌入死亡之力,濃度不是會增加嗎,灰云怎么會消散?!

元素之眼!

白龍領主金色豎瞳表面籠罩上一層微光,天地間的各類元素出現在它視覺中,代表火元素的紅色,代表土元素的黃色,還有代表冰元素的冰藍色……

當然,死靈位面最多的元素還是代表死亡的黑色元素,黑色元素的數量足足是火元素的一倍多。

看上去雖然不是很多,但要知道,死亡元素是稀缺元素,在諾德希爾,火元素等四大元素,隨便一個便是死亡元素的幾十倍。

查看了一下洛鐸羅位面的各元素比例后,白龍領主將視線移到艾琳娜施法的位置。

在圍觀世界中,只見一群漆黑的元素顆粒瘋涌而出,涌入大半是黑色元素的灰云中。

隨后,白龍領主看到了令它震驚不已的一幕,艾琳娜施展出的死亡之力和其它元素混合在一起,隨后消融不見了。

不是積雪見到陽光的消融,而是徹底消失的那種。

“這是……”

白龍領主驚疑出聲。

此時,艾琳娜恰好施法完畢。

“亞摩斯,你也察覺到了吧,元素消失了。”

白龍領主凝重的點點頭,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元素可以相互轉化,但元素消失這種情況,它還是頭一次聽說。

長時間施法讓艾琳娜有些疲憊,但精神卻非常亢奮,仿佛找到一個新玩具,迫不及待和哥哥分享的孩子。

“我也偶然間才發現的,原來元素也會死亡!”

白龍領主一愣。

“你這么說,倒好像和傳說中的死魔領域有點像,艾琳娜,你再做一遍給我看看。”

“好的。”

白龍領主緊盯艾琳娜釋放出的死亡之力,經過仔細觀察后,白龍領主發現艾琳娜的死亡之力和灰云中的死亡之力也是有差別的。

艾琳娜的死亡之力是純粹的黑色,黑得發亮,灰云中的死亡之力則帶著淡淡的灰白,黯然無光。

觀察到這一幕后,白龍領主一邊讓金手指分析,一邊自己思考,最終從前世的物理學中找到了解釋得通的說法。

元素就好比前世的單細胞生物,它們由更小的物質組成,艾琳娜純粹的死亡之力會導致元素的死亡,分解成更小的物質。

而更小的物質不是元素之眼能看到的,因此造成了元素消失的現象。

但具體如何還得經過實驗才能得知,白龍強忍住貓爪子撓似的研究欲,將問題記下等回去后再說。

白龍領主將目光轉向前哨基地中心的魔法塔,議會工程隊的效率很快,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這座魔法塔就快要完工了。

位面中心的魔法塔是整個防御體系的核心,因此這座魔法塔的花費是最高的,當然,一分錢一分貨,這座魔法塔功能也是最強的。

當主塔建成后,議會的工程隊便會以主塔為中心,建設其余的魔法塔,所有魔法塔之間組成一張巨大的網絡,監視位面內的一切異常魔法波動。

有了多座魔法塔構成的網絡作為支撐,洛鐸羅位面便穩如泰山。

白龍領主看了看灰云的空洞面積,很明顯,艾琳娜凈化云層的速度遠遠比不上魔法塔的建設速度。

見自家兄長觀察云層間的空洞,艾琳娜尾巴翹到了天上。

“怎么樣!我厲害吧!你睡了的半個月,我把天捅了個窟漏,只要我能把整個位面的灰云都凈化掉,陽光便會重臨大地,到時候,就算我躺著不動,死亡之力也會逐漸減少。”

看著龍妹得意的模樣,白龍領主心中哭笑不得。

“艾琳娜,給你打下個位面是讓你進行職業者修行,不是真的讓你來做位面清道夫的。”

艾琳娜擺擺爪子。

“原來亞摩斯你擔心這個啊,不用擔心,在凈化灰云的過程中,我已經開始明白日后的道路了。”

白龍領主聞言舒了一口氣。

“這樣就好。”

聊了一會兒后,白龍領主和艾琳娜落入基地中準備吃點東西。

鑒于圣堂的清水面包實在太寒酸了一點,所以議會眾人的飲食都是由白堡提供,食材也是從海外群島專門運輸過來的。

吩咐食人魔廚師做點食物后,白龍領主和艾琳娜坐在餐廳里閑聊著。

“艾琳娜,這半個月里,你有沒有被人窺視之類的感覺?”

德魯伊龍妹偏著腦袋回憶了一會兒。

“emmm……,還真有那么兩次,當時我正在天上凈化云層,感覺好像有人不懷好意的看著我,但過了一會兒,這種感覺就消失了。”

白龍領主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在魔法塔建成之前,你不要離開浮空塔太遠。”

感受到兄長身上冒出的淡淡怒意和殺氣,艾琳娜乖巧的點點頭。

吃過飯后,艾琳娜忙碌了許久,感到有些疲憊,回自己的臨時巢穴休息去了,白龍領主也返回浮空塔。

浮空塔控制室里,白龍領主把玩著控制核心,眼瞳中透露出無盡的寒意。

在前不久那一場持續了一個月的盛會中,白龍領主出動浮空塔端了不少人的礦坑,殺了很多人,也逃了很多人,稱得上是樹敵無數。

艾琳娜和白龍領主的親密關系瞞不過有心人的眼睛,保不準就有人想回來找機會報復。

報復、搞破壞、探查情報……

不管懷有何種目的,這些還留在洛鐸羅位面的人都是敵人,是敵人就得想辦法滅掉他們!

白龍領主借助浮空塔,放大精神力掃描周圍區域,結果沒有任何發現。

這很正常,敵人再蠢也不會蠢到停留在浮空塔探查范圍內。

白龍領主旋轉著手中的控制核心,眼神陰晴不定。

“就讓你們多蹦跶幾天。”

現在不是清理敵人的時候,還在建設中的主塔需要浮空塔的守護,而沒了浮空塔,白龍領主沒有把握滅殺一個同等級的敵人。

但卻可以提前查探情報,白龍領主不喜歡打無準備的仗。

“尤伊爾!你趁著黑夜出去探查一番,看看周圍有沒有敵人留下的線索,先不要驚動他們,等主塔建設完成再說。”

不知隱藏在何處的聲音響起。

“如您所愿,主人。”

白龍領主拿出封存著異獸靈魂的晶石研究著,它將精神力探入沉睡的異獸靈魂體內,探查靈魂內部的構造。

時間在研究中不知不覺中過去,夜幕很快降臨。

一道矯健的身影從距離地面數十米的浮空塔窗戶中越出,在半空中便消失不見,落地無聲。

巡邏的大師級豺狼人巡邏兵感到一股微弱的風吹過,身側的棕色毛發微微顫動,連忙轉身拿著手中的魔法提燈照亮前方,卻沒有任何發現。

又探查了四周后,豺狼人巡邏兵抬頭看見高大的浮空塔。

有沒什么人敢在國王陛下的眼皮子底下放肆?!

豺狼人只道是自己神經過敏,提著提燈繼續巡邏。

幽豹視白堡和圣堂聯手構建的人力防線如無物,一路潛行出了前哨基地,沒入無盡的夜色之中。

月落星隱。

浮空塔控制室里,白龍領主正在研究靈魂。

“主人,發現一處敵人巢穴。”

白龍領主眼中閃過一抹寒芒。

“很好,有多少人?”

“從外面殘留的痕跡上來看至少三人,洞口的陷阱太密了,我擔心被人發現,沒有進去。”

“那就不要進去了,記錄下位置,繼續探查其它地方,記住一切以隱藏行蹤為主,不要打草驚蛇。”

“明白!”

白龍領主繼續研究手中的靈魂晶石。

黎明時分,幽豹返回浮空塔。

“主人,目前只發現了一處敵人。”

“可以判斷出敵人的身份嗎?”

“根據沒有清理干凈的腳印來看,是人形生物,體積不會大,沒有殘留的負能量氣息,應該是生物,不排除死靈隱藏氣息的可能。”

情報還是太少了,沒法判斷敵人的實力和種族。

但沒關系,有浮空塔在,白龍領主自信可以碾壓敵人,況且白龍領主又不是打算單獨上戰場,等主塔建設完畢,便通知古金龍、貓女、西諾德牧師一起來清理這些雜碎。

想來他們也不介意清理這些不壞好意的禍害,同時拿點戰利品。

十天后,主塔建設完畢,留下一名傳奇法師坐鎮主塔,白龍領主開著浮空塔將議會眾人送到第二個建設位置。

與此同時,白龍領主通知了好友們。

傳送臺上,貓女、古金龍以及西諾德牧師顯出身影。

“亞摩斯,又有什么好事啊?喵~”

白龍領主嘴角一扯。

“有人窺視你寶貝徒弟。”

“什么?!”

原本悠哉悠哉的貓女瞬間炸毛,片刻之后,貓女看見憋著笑意的白龍領主,反應過來。

“不許笑!”

尖銳的貓爪子閃過三道寒芒,白龍領主見好就收。

“咳咳咳!這次通知各位來是因為還有一些小丑潛伏洛鐸羅位面,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但總歸不是好事,我這些天探查了一些他們的情報,所以……”

數個高階傳奇邊走邊說,最后在浮空塔大廳中坐下。

西諾德牧師開口問道。

“亞摩斯,有多少高階傳奇層次的敵人?”

“目前發現了三個,一個獸人戰士,戰士的具體情報,我已經摸清楚了,一個曾經的手下敗將,它現在就藏在西邊兩千里處的一個地穴里,獸人不足為道,麻煩的是另外兩個。”

“一個是盜賊,這個盜賊神出鬼沒,若不是我手下有個特殊的異獸——尤伊爾,還真找不到他,這個盜賊總是在基地周邊活動,絕對是不壞好意。”

尤伊爾收到白龍領主的傳音,從白龍領主的影子中走出,給大家打了個招呼。

眾人驚訝萬分,若不是幽豹主動現身,眾人都沒發現白龍領主影子里隱藏著一只豹子。

驚訝之后,貓女眼睛頓時亮了,身為一個德魯伊,她最愛的便是各種毛茸茸的動物,毛皮黝黑光亮的幽豹完全符合貓女的審美觀,一只爪子忍不住想向幽豹頭頂摸去。

“我能摸一摸嗎?”

“呃……”

白龍領主微微錯愕。

“如果它愿意的話。”

“我不愿意!我也是有尊嚴的!”

幽豹縮回白龍領主的影子,貓女悻悻然收回爪子。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神秘的施法者,施法者職業未知,隱藏點也未知,若不是尤伊爾偶然間觸發了他布置的魔法陷阱,我可能還不知道他的存在。”

“只不過,這個施法者應該對我們沒有惡意,尤伊爾中了它的魔法陷阱,他卻放它回來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