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山野閑云 > 第247章 懂上古文字的怪獸全文閱讀

看著這座石碑,云不留仿佛像進入一種幻境。

幻境中,喊殺聲四起,刀光劍影翻飛,各種聲音匯聚起來,讓人感覺腦袋仿佛都要炸開了似的。

好在云不留那半年多來,都在和那些符文鏈群打交道,對這種繁雜的情況并不少見,承受能力加強了許多。

不知過了多久,云不留才從那幻境中出來。

然后他繼續看向石碑。

不許欺師滅祖,不許同門相殘,不許……

不殺弱幼小兒,不殺良善義人,不殺……

云不留看了下,這個門規看起來很是簡單,就是幾個不許,幾個不殺而已,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細致的規矩了。

確實是有些簡單,或許這就是為了能更逍遙的原因吧!

事實上,云不留覺得,如果真的想要大逍遙,門規都可以不要。

但想想,如果真的什么規矩都沒有,那出現什么欺師滅祖,同門相殘的事,可就不奇怪了。

所以,即便是追求所謂的大逍遙大自在,但其實還是在這個被畫定的框框里逍遙自在,保守著一些底線。

這就有點像華夏古代仙神體系那樣,明明修仙是追求大自在,可上天之后,就再也不能隨便下凡,不能私動凡情……

這不許那不許,那叫什么逍遙自在?

然而這種悖論,其實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就是古代人民對某種生活的向往,是他們的精神寄托。

華夏古代的那些仙神體系,就是勞動人民自己想象出來的而已。

而在這逍遙門中,這些就是他們的底線。

從這點來看,這個無極逍遙門,應該算是正義中立勢力。

不過云不留又不由想到,華夏古代的仙神,真的是廣大勞動人民想象出來的嗎?他們真的不存在嗎?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會覺得這個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仙人。

但是現在,當他自己都走在這條路上的時候,又怎么有臉去否定別人的存在與否?

如果那些仙神真的存在,那他們,又會有什么樣的規矩呢?

是心隨所欲,游戲人間?還是廣積善德,升天做仙?

那么,那時候的天庭,是否就是另一個世界?

云不留的思維胡亂擴散起來,直到虎崽子嗚嗚低叫起來,他才回過神來,而后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朝著它嗚嗚叫的方向看去。

可惜,那里什么也沒有,或許是什么響動吸引了它吧!

他伸手敲了敲石碑,發現石碑的材質和那座大門的材質差不多。

帶著小毛球和虎子,云不留繼續往里走。

沒多久,他便發現,地上出現了積水,越往里,積水越深,大半建筑都已經泡在水里。

這才發現,大半個遺跡都沉在水中,形成一個洞中湖。

嘩啦啦……

水中傳來一絲響動。

云不留的精神力擴散了出去,往這座湖中探去。

結果很快就發現,一只怪獸正在湖中默默盯著他們看。

當他的精神力擴散出去,掃到它的時候,精神力瞬間就被彈了回來,仿佛有一只怪獸在他的腦海里嘶吼一樣。

這其實就是對方的精神力反擊,就像他在精神力中,對那只小黑熊吼一嗓子一樣,那只小黑熊直接就被嚇跑了。

云不留似乎沒有想到,這只怪獸的精神力居然不弱,有種當初碰到小毛球的精神力自然保護一樣。

“喂,聽得懂人話嗎?”

云不留叫了聲,用的是上古語言。

嘩啦啦……

一只怪獸緩緩浮出水面,怪獸的模樣看起來很丑陋,渾身上下滿是肉疙瘩,有點像蛤蟆身上的肉疙瘩,丑陋無比。

它的體型雖然很龐大,但和那些巨獸相比,卻差了不少。

體長估計也就二三十米的樣子,渾身上下紅與黑相間,那些肉疙瘩看起來是紅色,身體表面是黑色的。

有短小的四肢,看起來像手,但和巨大的身體不成比例,看起來就像是畸形了一樣。

云不留看著這頭怪獸,發現它的模樣有點像蠑螈,但他不知道蠑螈的身上,是否存在著像蛤蟆那樣的肉疙瘩。

或許這條巨大的蠑螈身上,也像蛤蟆那樣帶著毒性吧!

云不留其實只是那么隨口一問,畢竟野獸聽得懂人話,這肯定需要有人和他們說話。但在這遺跡當中,又有什么人和他們說話?

然而,這條蠑螈還真的聽得懂他的話,而且也不像其他野獸那樣對他點點頭或搖搖頭,而是直接在水面上凝聚出幾個字。

【你是誰?】

字是上古文字,云不留看得懂。

但他想不明白的是,這頭怪獸,是怎么學會這些的?

它怎么會懂這些字的意思?它怎么會懂這些語言的發音?

那些部落原始人知道這些上古文字的發音,應該是從一些幻境中研究出來的吧!就像他之前莫明其妙進入幻境一樣。

那些部落原始人們在探索那些遺跡的時候,肯定也經歷過不少這樣那樣的幻境。他們能從中摸索出上古文字的發音,倒也不用奇怪。

難道說,這只怪獸在這片遺跡當中,也經歷過那些,然后自己自學了這些上古文字?

如果真是那樣,這只怪獸到底有多老?又有多聰明?它的修為,又有多強?

原本云不留面對這頭怪獸的時候,還有些心理發優勢的,但現在看來,這只怪獸明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我叫云不留,你有名字嗎?”云不留在湖邊的一塊建筑廢墟上坐了下來,準備和這只懂上古文字的怪獸聊聊天。

從它可以在水面上凝聚出文字來看,這只怪獸就極不簡單,它已經懂得了精神力的運用。

所以,云不留想要進入水中尋找那剩下的半座石碑,就得先解決掉這只怪獸才行,否則一旦入水,他的危險就大了。

【名字?】

“你不知道什么叫名字嗎?就是彼此之間的稱呼,比如我叫云不留,我的伙伴叫小毛球,還有金子。”

云不留說著,指了指肩膀上的小毛球和身邊的虎子。

“名字就是用來相互稱呼的時候使用的。”

【無】

“你叫無?還是你沒有名字?”

怪獸沉默了良久,才凝聚出【沒有】兩字。

“要不,我給你取個吧!方便以后稱呼,你看如何?”

全民捕鱼赢话费